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婊里如一

2016年07月05日6100百度已收录

老孙是做药的。

这两年,经济形势不好,貌似大家连药都吃不起了?生意很萧条……

也与他的商业模式有关。

他一直都靠与电台合作,午夜播放那些特别污的专家讲座,卖药,男人吃了几天不下床那种。

赚钱不?

很赚,购买的主力军是六七十岁的大爷。

年轻人有买的不?

也有!

昨天我去洗浴中心,正规的,三个男人年龄跟我相仿,在那里讨论什么药好用,什么药不好用,一个说,自己花了270元买的配方,也不管用。

看来,男人普遍阳痿了。

这两年,电台监管比较严格,这类广告没法播了,是电台不想播了?

不是,是上面不让播了。

电台想播,这是自己的财神爷,能不播吗?

山东这边有个电台叫:女主播电台,我特别喜欢听,蛮搞笑的,偶尔会插播广告,要么是卖茅台酒的,要么是卖纪念币的,要么是卖行车记录仪的。

现在广告形式非常隐蔽,广告搞得也跟节目似的,让你分不清到底是广告还是节目,在广告最后有一句声音特别小的提示……

我一直都有个疑惑,女主播们知道不知道这是骗人的?她们是否心疼自己的粉丝被骗?

我在济南待过两年,天天住酒店,闲得蛋疼,晚上就摇陌陌,未必约,只是看看什么人在撩,约到了一个电台主播,40多岁,前些年比较红,这些年落寞了,离异了,整天喝酒,后来我们加了微信,她酒场太多了,晚上10点以后给她发信息,要么是在酒吧,要么是在KTV,手机号倒是蛮牛B的,51

我就向她求证了这个问题。

她说,主持人都明白这些广告是咋回事,但是自己无能为力,这是台里的决定。

那台里知道不知道这些广告是骗人的?

知道!

祸害粉丝总比饿死强吧?

装清高?那完蛋了,连饭都吃不上了,谈什么尊严?普通广告根本出不了那么高的价钱……

人在吃不上饭的时候,是没有资格谈尊严的。

那两年,我身体比较结实,蛮能喝酒的,女主播喊我喝酒,我们俩一人一瓶泰山大曲,额外再来两瓶啤酒,她晚上主持普法类节目,就是邀请几个律师走进直播间。

喝了酒影响主持节目吗?

不影响,当她走进直播间,你发现她满血复活了。

那也是我第一次走进直播间,原来广播是这么播的?蛮简单的,也蛮搞笑的,一个人对着话筒在那里叨唠个不停,仿佛自言自语。

我蛮心疼她的,对外,那是老女神。

对内?

孩子判给前夫了,周末才能看一眼,已经读高一了,开始喊别人妈妈了,跟她关系相处得一般,她这些年也是谈了一个又一个,一直都没稳定下来。

感觉她活得好压抑,怪不得这么放纵自己。

也谈不上放纵,她有自己的生意,一切都是为了生意?

可能吧!

那时,我的微信上还是满世界飞的照片,她以为我是个土豪……

相处久了才发现,我只是土,不豪!

淄博有个兄弟,叫李忠,做药的朋友应该认识,他也是做电台起家的,结婚后,有了娃,突然不做了,有钱赚也不做。

为什么?

想给孩子做个榜样。

你不做,那就没钱赚,中途也摸索了一两年,到处找项目,还做过软件行业,去年还是前年,又回到了医药行业,去做修正药业了,正规的医药。

这种人很少,内心太柔软了。

老孙也不做电台了,他不是不想做,而是没法做了,这个行业有个标杆式的人物,就是王锐,但是王锐已经转型了,一方面代理了N多医药品牌,往全国各地批发;一方面有了自己的保健品品牌,全球OEM;一方面转向了数据库营销,焦点在挖掘老客户上,而不是发展新客户了。

我媳妇跟王锐他们去日本考察青汁后,老孙来过我们家四五次,反复地问细节。

他不好意思问王锐,想问我媳妇,例如从哪里拿的货,出厂价格是多少,如何报关,贴的什么牌……

老孙想自己做。

老孙总是问我,微商是不是趋势?

我说,我不知道。

他问,有没有微商做得比较好的?

我说,也有。

我把大伟介绍给了他,他们俩单线联系,大伟需要老孙在山东的资源,需要贴牌正规医药公司的保健品,而老孙需要大伟的微商网络。

一拍即合。

俩人身材也差不多,都200多斤。

老孙做了青汁,自己贴牌的,母公司是一家上市的医药公司,等于授权给他了,别觉得多么高大上,微商里很多这么搞的,非常简单。

我眼睛受伤以后,他送了一箱给我,让我当饮料喝。

我心想,我又不是兔子,咋还用吃青草?我媳妇从日本带回来那么多,我都不喝,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。

但是,我也不反感。

我跟牛哥探讨过日本保健品,牛哥也在日本生活过,牛哥认为这些保健品都是有效的,特别是酵素、青汁这类。

我觉得人,好好吃饭就行了,哪那么多神药?

老孙走纸媒,例如先在药房里铺好货,然后在报纸上投放广告,他们属于比较专业的广告投手,不会直接投放一个整版的硬广告,而是会投放软广告,写得特别特别的软,软到了极致,你都分不清到底是新闻还是散文还是广告,但是就一点,很有杀伤力,你看完了就有买的冲动……

这些广告文案是谁写的?

老孙!

最适合写文案的人就是老板,王锐的广告也是自己写的,因为没人比他更懂保健品和目标群体,他知道大家关注的是哪个点,知道哪根神经最敏感,最担心的是什么。

硬广告,早落伍了。

现在,清一色的软广告,而且由报社给出面背书,一搞活动就是报社牵头搞的,例如XX报社走进什么小区大型义诊。

报社、报商是利益共同体。

报纸也不在意什么清高了,反正给钱就干,你说什么姿势,咱就什么姿势,你说干哪里,咱就让干哪里,随你了。

合作的方式也很多,有时是付广告费,有时是销售分成,有时是入股。

老孙在我们北边一个市先投放的广告。

他是在那边发迹的,关系很熟……

他在一家报纸上密集投放了广告,刚有起色,遇到了当头一棒,咋了?同城的另外一家报纸写了一篇文章,其实是转发的,《揭秘!“大麦青汁”里的那些忽悠》 。

为什么?

他没去投放广告。

急忙公关,再过去投放广告。

前后折腾了接近一个月,赚了多少钱?

算算,能赚1万块钱。

报社赚得多,每家十多万……

老孙又迷茫了,他觉得传统媒体已死,还是要进入微商,又来找我,我又把他踢给大伟,老孙干脆在我这边学起了羽毛球,说是要减肥。

我好久没去球馆了,昨天腚疼跟我讲,老孙拜师了,跟着我们教练了。

我问老孙如何看待传统媒体?

老孙说,所有的媒体都是婊子,给钱就能上,而且拔D无情,E租宝是CCTV给背书的吧?播放E租宝涉嫌违法的也是CCTV吧?CCTV收了E租宝3000万的广告费,那CCTV要不要对自己的粉丝负责呢?他们的粉丝是信任了CCTV才信任的E租宝。

我说,假如说媒体先审核后发布广告呢?

他说,那完了,要饿死,苹果需要上CCTV做广告吗?要仔细推敲,什么产品都有问题,长城汽车没问题?小米手机没问题?大家都是成长型企业,产品问题一箩筐,背书就存在问题,但是为了生存,媒体必须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而且背书的过程中,肯定会被炸到,例如三鹿、蚁力神。

我问,如何看待明星代言?

他说,现在已经是流水线作业了,你给20万,有人帮你拍形象代言照,甚至是小短片,但是不能见面,不能合影,你把产品发过去就行了,是二三线明星,很多都是非常知名的,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产品印有明星代言头像的缘故,明星已经不在意什么产品好坏了,只要能给钱就行。

倘若是对粉丝负责呢?

那就不能代言!

不代言就没钱……

纠结吧?

例如黄晓明、潘晓婷都代言了P2P项目,全出事了,粉丝去闹,闹就闹吧,也没办法,他们也没有审核能力。

微博上有个超级大网红,卖过假NB鞋,被扒出来了,无数粉丝倒戈了,但是网红一点都没变,该咋着咋着,这一点我超级佩服她,她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内心?按照咱的想法,应该关闭微博,从此消失于江湖。

我跟媳妇谈起来这个事。

媳妇是她的铁杆粉丝。

媳妇说,反对她的人很多,但是支持她的人更多呀,何况不断有新粉丝进来,很快就会偃旗息鼓的。

事情过去了一两年,现在看看,还是媳妇牛B,她判断得真准。

心疼粉丝?

怎么心疼?

不卖给他们东西?

不允许别人发广告?

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方式有些极端,但是也不能走入另外一个极端,就是饮鸩止渴,总是反复营销粉丝,真的把他们当鱼塘了……

要有爱,发自内心地爱他们。

但是,自己也要有饭吃,只是要在中间取一个平衡点,所有的明星都是靠粉丝吃饭的,包括我们买优乐美奶茶,其实也是间接买单于周杰伦。

上次,我跟巴起坤探讨过一个问题,关于网红套现的问题,网红为什么那么着急套现?因为有个很关键的因素,自己红不了太久,而且这些粉丝是短期内狂热型的,一旦过了这个火候,那么他们就不会消费了,甚至不再关注自己。

所以,需要短平快的套现。

钱赚到手了就赚到手了,比你在那里清高强了太多。

有些粉丝是不能套现的,例如一些写文章的,写了很久很久,关注你很大程度变成了一种情怀,一旦你反复套现,那么读者就会反感、倒戈,觉得你咋是这样的人?从此不再关注。

所以,也不是不想套现,而是短期内套现不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,不如放长线,细水长流。

大家都会套现,只是时机不同、方式不同。

但是,没有对与错,倘若让一个网红三五年后再套现,让她积累?

积累啥,当初关注她的人,早都走了。

一旦粉丝不具有积累性,那么就需要在粉丝关注周期里快速套现,不要跟粉丝谈感情,那就是自己赢利的手段,不谈品牌,不谈信仰。

大禹的父亲比较笨,洪水那么泛滥,他竟然堵。

大禹比较聪明,选择了疏。

一个人一旦陷入了“疼爱”粉丝的怪圈,就会进入堵的状态,例如不允许粉丝之间乱搞,不允许粉丝回复广告,什么都不允许,努力打造一个纯净的乌托邦。

表面来看,能实现不?

能!

谁若是在粉丝圈里卖东西了,那么他就是叛徒,是另类,是应该被群起而攻之的,你咋能把我们当营销对象?你还是人吗?

这种红人,普遍自称自己是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我去参加了一个心理沙龙,叫沙龙,其实人非常非常的多,近200人,进场前要交手机,私下里不允许交朋友,课程是早上6点到晚上10点,一日三餐是在课堂里,就是切断你的一切联系。

我不知道心理教练为什么要这么安排?

是怕挖了墙角?

还是真的让我们把焦点放到察觉自己上?

只要是谁破坏了规矩,那就是另类。

每个人都要忏悔。

一个小子起身忏悔,他说自己贩卖过教练图书的电子版,还赚过几千元,感觉自己特别的龌龊,特来忏悔。

教练起身,送了他一本签名书,全程雷鸣般的掌声。

我心想,你这小子,以后还会继续干的,因为他忏悔的时候,依然是吊儿郎当的……

心理教练,就是“堵”的信仰者,他认为能切断我们一切联系,能避免我们被营销,被忽悠,被约炮,希望我们安全地来,安全地回,中途不发生任何意外。

前些年,我经常搞聚会,我很理解概率问题。

什么是概率问题?

第一、肯定有人能约到妹子。

第二、肯定有人被骗。

因为你这里聚集了200多个人,这是一个巨大的鱼塘,你以为所有人都是来听课的吗?至少有1/3的人是来捞鱼的,一到午饭时间,大家没命地发名片、合影。

为什么?

就是希望捞成自己的粉丝。

2007
年,我在济南搞过一场聚会,会议结束后,有个佛山来的老大哥,他挨着发短信,说自己出了车祸,急需要钱……

这个骗术简单不?

照样有人上当。

为什么?

他铺垫做得好,每人送了一套价值888元的钱币,那钱币其实是在火车上买的,一套10块钱。

概率是规避不掉的。

继续说杭州的会议。

忏悔和分享,都是要积极争取的,我这种人属于不积极的人,我喜欢观察,不喜欢讲话,有个小子出场了,他讲述了自己在心理教练的文章影响下,家庭变得和睦了,事业也上了一个台阶,讲述自己四年时间从负债50万到买上了别墅,做的啥?

微商!

心理教练貌似没有看穿他……

但是,我一眼就看穿了,这小子是来捞鱼的,而且捞的方式非常完美,因为他是在唱赞歌,表面上讲述自己受心理教练的营销而发生了变化,其实是传递了一个信息:我做微商发财了,大家想做的,别忘记了找我。

不允许拿手机,但是没说不允许发名片。

午饭时,他挨着发了名片。

事后,据说心理教练对他恨得咬牙切齿,他招了50多个代理,每个收2万元货款,他算是最大的赢家吧?

这一招,其实经常出现在各类会场上。

刘克亚刚进入营销领域时,开了一场3万元的课程,招了100多个人,现场就出现了一个叫袁杰的小伙子,他登台了,说自己怎么创业的,怎么做流量,用什么方法之类的,事后呢?

100人,几乎每个人都交给了这个叫袁杰的1万元,学费。

高手吧?

例如有个叫放驴哥的,他一进我们群,就分享了一句:感谢懂懂,我看了他一篇文章赚了几百万……

我急忙喊:停!

表面上是在赞美我,其实是给了所有人一个信息:加我吧,我告诉你们是如何赚到的。

杭州沙龙上,坐我旁边的是一个湖州的姑娘,80后,看样子是个富二代,我要她微信,她不给,意思是怕被开除。

我心想,你担心是多余的,你写给我,我晚上加你,多简单。

她不是很敢。

最终,还是写了个纸条给我,是手机号码,晚上放学我加上了她,饿得难受,问她出来吃夜宵不?

出来了。

当时我是开车过去的,我带她去湖边找东西吃……

吹着风,听着DJ版的《爱情买卖》,我问她:我们俩像屌丝不?

她笑着说,不像。

我说,你听,这歌。

一顿饭,就解决了,没有难度系数,这个事使我反思了很多很多,当我们努力去堵的时候,以为堵上了所有可能,其实该发生的,还是会发生。

课程时间比较长,五天四夜,实在无聊,是出版社的老师希望我去疗伤,我是不想去的,但是他说了一句话,我就去了。

他说,我还是喜欢在外面的懂懂。

好吧,那我就别宅在家里了。

湖州妹子蛮有钱的,从细节可以看出来,但是她做了一件让我很意外的事,她希望我送她部手机……

不想搭理她了,也觉得她不可爱了。

坐我前面有个女生,屁股特别大,但是肥而不腻,就是那种略性感而又不夸张,短发,特像贵夫人,我很擅长搭讪,因为我喜欢给别人起外号。

我给她起的绰号叫:妈咪。

她还真是东莞来的,服装行业的,应该也是感情不顺,神经正常的女人没有上心理课的,多是奇葩。

她属于那种满脸都带笑容的,我喊她妈咪,她也答应。

她脸特别光滑。

第三天早上,她一来,脸都放光,我调侃了一句:擦的大宝?

她问,你咋知道,真是大宝。

我心想,女人哪有用大宝的?

她真从包包里拿出了大包,但是跟我们平时用的不一样,瓶子略小,比较精致。

她说,我以前是做化妆品出口的,老外最喜欢的就是大宝。

玩笑开多了,自然微信就加上了,第四天早上,我给她打电话,问她起床没?我想用用她的大宝,我大宝用完了。

我过去,她还没起床。

在封闭的会议模式里,一切都会变得微妙起来,因为没有手机,切断了我们与外界的联系,就如同在游轮上一样,仿佛我们进入了一座孤岛,游戏规则要重新设计,我在游轮上待的那些日子,我总觉得自己是没有家庭的,因为我想起自己的家乡,自己的家庭,总觉得很恍惚,我真的在那里有个家吗?

说这些会不会挨骂?

所以,游戏规则很容易重新建立。

老孙更是个泡妞高手,别看他长的个头矮,又200多斤,关键是肚子大,尿尿都看不到小JJ的那种,但是他会讨好女孩,他参加减肥训练营,队伍里8个女生,训练营结束时,他睡了5个。

关键的一点是,不仅仅是他睡过。

减肥营里的女生,未必是胖子,很多人是去塑形的。

这个社会咋这么乱?

不是乱,这是它本来的样子,只是过去都在暗处,无人察觉,现在只是当事人讲出来了而已。

就如同没人知道我去借过大宝是一个道理。

我一直都表现得很安静,而且大家点评我,总喜欢用一个词:憨厚!

有圈子的地方,就有故事,我们总是最大化地去规避一些故事的发生,例如男女关系,借贷关系,但是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。

想通了这些,那么就不会再去堵了,而是会去疏导。

单位不允许谈恋爱,就真的不会谈了吗?

该谈的,依然会谈,不仅仅未婚青年谈,已婚的也谈,做领导的,别去干涉太多,只能更乱,让他们自行解决吧。

疏比堵更有效。

所以,未来越来越多的奇葩事会浮出水面,例如GAY可以结婚,例如妓院合法化,其实妓院无论什么年代都会存在的,随便问一个男人,你找过小姐吗?

答案会超出你的想象。

多数都找过。

我们本地只有一家足疗店是比较正规的,其它的多带有擦边服务,腚疼喝了酒就喜欢去,跟他平时的表现截然不同,越是老实孩子越容易去找小姐,因为他没有别的发泄渠道……

昨晚,我们俩一起去洗脚,使我很意外。

当夜幕降临,正规店生意少了起来,擦边店生意火了起来,门口车子停得满满的。

例如,多数女人都坚信自己的老公不会偷腥,因为自己堵得很严实,查手机,查QQ,什么都查,老公每晚8点前准时回家,没有任何作案时间。

其实,他是中午在小树林里了。

堵是堵不住的。

要疏导,怎么疏导?

信任!

由你去吧,你想着这个家,你就赶紧回来,我也不查你,你也别怕我,我只希望你在我面前的时候是属于我的,那就足够了,也别露出什么马脚。

可是,女人普遍不这么想。

总认为能堵住。

是你天真了,真的!

这一点,我特别佩服我媳妇,她对我绝对地放养、信任,越是如此,我越收敛,总觉得要对家庭负责,未必做到绝对的忠贞,但是已经属于比较老实的了,我在努力地变性,把自己从猫变成狗。

从杭州回来的路上,10个小时,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堵真的能堵得住吗?因为我太像那个心理教练了,我就一直在堵,生怕读者上当受骗,其实该上当的还是会上当,例如有人使用了点赞软件,例如苹果手机批发之类的,2000元能买个苹果6吗?偏偏有人信,汇了钱就被拉黑了。

我除了心疼,什么都改变不了,仿佛我有责任一般,的确,用他的话来讲,他是因为信任我才信任的……

例如有人搞培训,有人搞妹子,什么都有人搞,我给大家打预防针有用吗?

没用!

这是每个人的成长轨迹,他们需要这么一课,经验是不可代替的,他们需要自己成长,我需要做的不再是堵,而是疏,我只写我的,至于大家,随你们去吧。

我干涉太多,只能出更多的笑话。

就如同我自认为帮了腚疼足够多吧,就跟孩子一样一手扶持起来,一起洗脚,他给我讲了一个事,说是他聊了一个网友,那个网友说想蹦极但是没钱,腚疼接着给了他400块钱。

我在想,腚疼未必舍得给亲爹400块钱。

我这么努力地去帮他,但是也不够他糟蹋的,当然还有更多奇葩的事……

我门口栽了一棵杏树,开花的时候特别漂亮,蜜蜂很多,苍蝇很多,我就觉得有些心灵鸡汤是错误的,花朵不仅仅吸引蜜蜂,也吸引苍蝇,作为花朵是不是应该拒绝苍蝇,告诉它们:你们不能来。

不能。

作为花朵,只应该做一件事:尽情地绽放。

这件事,我整整思考了十年!

我当惯了鸡妈妈,总觉得大家是长不大的孩子,生怕被老鹰抓去了,看似是呵护大家,其实我是违背了自然规律,有件事使我更意外,我总觉得媳妇是没有开车天赋的,这也是我拒绝她开车的缘故,我觉得会增加家庭不安定因素,万一出了事故呢?

事实上呢?

她有了车,开得很好,还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我们总是担心这,担心那。

其实,啥都不应该担心。

你求佛、问佛,佛说过啥?做过啥?

佛的智慧,就仨字:不干涉!

坏人该坏,继续坏,灾难该来,继续来……

佛咋不管用?

要么,是真不管用,要么,是在尊重自然之道!

上一篇: 污蔑

下一篇: 懒得比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