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睡衣

2018年12月11日1130百度未收录

那年,我在外面读大学。

放假,坐车回县城。

客车进城后,有个大姐问司机,XX局在哪里?

这个XX局我是知道的,就在我们学校后面,我跟大姐说,一会你跟着我一起下车吧,我要回学校办点事,顺路,咱一起走。

在路口,下车。

大姐跟着我一起下了。

客车跑出去100多米,突然又倒回来了,对,就是倒回来的,售票员喊大姐上车,要带她去车站,让她从车站再坐公交车到XX局。

大姐上车了。

我满脸通红……

我知道,他们一车人怀疑我了,怀疑我没安好心。

我回家跟我爹说了这个事,我爹批评了我,意思是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?管那么多闲事干嘛?

我爹教育了我,我也反思了自己。

是不是操心的有点多?

还有一次,也是这趟客车,是一辆依维柯,过道里放了一些马扎,能多拉不少人,也是一个大姐,一看就是民工模样的,她坐马扎上乱晃,晃来晃去,把口袋里的钱晃掉了,一共是900块钱,用橡皮筋扎着。

这个钱被大姐后面的一个大哥给踩到脚下了,然后假装系鞋带,就把这个钱塞进了鞋子里,我全程看的一清二楚。

临下车,大姐发现丢了钱。

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,就让司机把车子开进派出所,民警就让大家挨着打开行李、包包、口袋。

一一检查。

都没有……

民警推测大姐可能是上车时被扒手盯上了,扒手得手后已经下车了,另外呢,中途的确有人下过车,那人就成了重点对象,甚至直接给定了性,就是他偷的。

大姐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,一鼓一鼓的。

我一直都想告诉她真相。

但是,最终忍住了。

还是这条线,大约15年前,有个笔记本是很牛B的,最牛B的是瑰丽屏的三星MINI笔记本,2万多块钱,我买了一个。

我带着笔记本坐车。

车上人不多。

我自己占了两个座位。

我坐外面的,把包包放里面座位上……

临下车,我突然发现,我笔记本不见了,包包被割了一道口子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我全程都在旁边,咋没感觉到任何异常?简直是跟变魔术一般。

让人偷走了。

就是中途上车的,又中途下车的那几个人。

司机都认识他们。

这个事,我报了警,那时报警跟现在不一样,现在是认真地记录,积极出警,那时直接就在电话里跟你说了,这个上哪找去?

我也就放弃了。

下车时,我六神无主了,站在汽车站发呆,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姑娘,也是个大学生,山体的,她跟我讲:我看到了整个过程,若是什么时候需要作证,你找我,我给你留下QQ。

后来,也没联系。

还有一次,我坐车去连云港,途经莒南,中途上来了三个男人,他们上来就开始寻找做案目标,什么样的目标?

熟睡的。

怎么做案?

我们理解的小偷是偷偷的。

但是,人家不。

就明着,翻他的行李,翻他的口袋,把钱包摸出来,把现金拿出来,再把钱包塞回去,然后就下车了。

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

谁都不说话。

待这个熟睡的乘客醒了,发现自己被翻过了,嗷嗷的,要检查每个人的口袋,要求司机把车子开进派出所,谁也别想跑。

一位大妈善意地提醒了他:人家已经下车了。

2011年,我组织去梵净山,那时我身边常年都有一群门客,就是来自全国各地的,在我家周围租着房子,每天陪我玩耍,就是希望我哪天突然给他个机会,这样的局面至少持续了十年,就是每天有七八个外地朋友待在我这里。

现在我是不允许了。

当时有个洛阳的哥们,他在我身边鞍前马后。

我说,那我带你去梵净山吧。

他很高兴。

因为我带队每人收费3万元,而他不用交钱,可以跟着吃吃喝喝……

2012年,他要走。

走的时候,写了一篇文章控诉我,意思是替我买过多少次单,帮我做过多少事,还有就是特别讲述了梵净山之行,懂懂为什么要带着他?是想让他当托。

我能说啥?

在我这里的人,都喜欢替我买单,其实我不需要,我说这话不知道会不会得罪人,就是我买或者别人买,我觉得都是无所谓的事,因为吃饭花不了几个钱,我没为这些事计较过,你知道我们的常态是什么?天天一大桌,七八个人,我理解的和大家理解的正好反了,我的意思是我陪着你们一起吃饭,他们的理解是他们陪着我一起吃饭,实际上,我更喜欢一个人吃盒饭。

另外,我不需要别人为我付出。

那……

这个事,还不是他控诉我的主要罪行,当时我正好认识了单峰,他做红珊瑚做的不错,单峰拜牛哥为师了,应该是给了3万元拜师费,牛哥觉得单峰是懂懂读者,那应该分懂懂一半,就给了我1万5,牛哥这人在这一点上就是很牛,很懂的分享,包括他们后来做珠宝的公司,我没有做任何参与,他们也为我保留了股份,理由就是公司成员基本上都是懂懂的读者,现在每年都分红,一年分个大几十万给我吧,肯定够生活费。

我当时通过深入了解,我也觉得单峰的生意不错。

我就跟洛阳小伙说:你去跟着单峰发展吧,给他个万儿八千的学费,肯定能改变命运。

我的潜台词是你别朝我使劲了,因为我就是个卖嘴的,除了会忽悠啥都不会,你真以为我能点石成金啊?你还不如去跟随一些实战派,去跟在他们身边,当个助理之类的,肯定能快速成长。

洛阳小伙对这个事的定义是:懂懂要联合他们收割他。

那我就无语了。

当然,我也理解他,毕竟多数人的第一思维都是从恶推理。

而不能做到从善推理。

后来,单峰助理这个角色让李锐当了,李锐就是我们拉萨队友里唯一的90后,超帅,应该是牛哥建议他去跟着单峰学习的,一直干助理干到现在,从他去单峰那里工作,他就有一个习惯,就是每年5月20日,给我和牛哥每人1万元,因为我和牛哥是同一天生日,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今天,N年了,当然我觉得受之有愧,但是这个钱相当于存在我这里了,倘若哪天李锐需要我了,我会很用心。

昨天,潍坊一行来了九人,他们是一个小商会,每月10号一聚,这次突发奇想,董哥不是在搞公益晚餐嘛,咱去吃顿公益午餐。

什么性质的商会?

电商。

而且属于做的很不错的,做的小的应该是年入百万级别的,做的大的能到年入千万,年龄多在30岁左右,很年轻。

之前,他们只是内部碰撞,就是每月十几个人聚一聚,交流一下心得,吃吃饭,喝喝酒,刘威为什么从我这里跑到潍坊去?也是被这个商会吸引了,刘威直接去潍坊买了房子。

但是,总是内部碰撞就存在一个问题。

很难有突破性的思维。

因为,无法接受新鲜思维的冲击……

于是,就提出每月出去一次,拜访一下别人,参观一下别人的公司,变成了每月请牛人吃顿午饭。

想拜访谁,提前订好桌,直接去,从11点半吃到1点半。

两小时,收获满满。

那怎么打动牛人呢?送点钱?送点礼?

其实,这个不大好使,我之前写过一个观点,我们总以为领导们都是贪婪的,我们给钱他们就要,实际上呢?你送一次就知道了,领导对你送的钱一定选择NO,他不需要你的钱,你的钱不安全是次要的,关键是觉得麻烦。

别人送我,我也是这个心理。

我不是不喜欢钱,而是不喜欢承担责任,操心太多,我又不缺吃不缺喝,我何必非把自己绑架呢?

我给的建议是代捐款。

就是你们跟潍坊一所高校合作,在教育基金下面下设一个专属基金,可以指定用途,既可以做奖学金,又可以做科研经费,即便是每年只捐款5万元,也能帮到10个学生,对不?

也很好。

关键是,每个参与者都会变得内心柔软。

内心柔软的第一改变就是从善推理,就是对别人的猜测先是善的,我们为什么习惯性的从恶推理?

因为,我们内心的潜意识就是恶的,所以我们在思考别人时,也是这么想的。

例如,你们一行要去拜访牛哥。

在牛哥附近的饭店选好了包间,等他。

若是你们提了大包小包N多礼物,牛哥是没有惊喜感的,因为习惯了,麻木了,办公室堆成山了,若是给5000元现金呢?

牛哥拿不起来,而且也觉得没有太大意义。

倘若,你以牛哥的名义捐款了5000元呢?只需要把发票给他就可以了,他觉得内心很暖,而且是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你知道吗,很多有钱人都未必单次捐款5000元。

这张发票是值得收藏的。

我们临沂本地有个读者,就是受我做的公益晚餐启发,用这种方式来拜访牛人,没有被拒绝过,前几天他急急忙忙地找我,让我帮他捐款,我拒绝了,我的意思是还是要你自己去捐款,这样你能感受到公益的力量,若是再经过我的手倒一次,能量就弱一层了,你感受也不会那么深了。

他去拜访了一位玩直播的网红,卖衣服的,日销售额50万。

就是我们本地的。

我在朋友圈发过,应该是前两天的事,大家可以翻翻。

我们朝上交往,我们一定是受益者,因为我们是要接受能量场的滋润,我们朝下交往呢?我们要给予别人能量场的滋润,会被掏空的。

朝上就需要梯子。

公益就是一个很好的梯子。

而且,越往上走,越喜欢做减法,就是只想跟极少数人在一起玩耍,例如过去我很不理解,为什么很多老板要花那么多钱读EMBA,那课真的这么值钱吗?

我现在觉得,课本身不重要。

关键是一群人聚到一起营造的能量场,可以滋润在座的每个人,这才是核心所在。

但是人有惯性。

就是朝下交往的惯性。

朝下,我们有骄傲。

朝上,我们有卑微。

人总喜欢在舒适区活动,自然会选择朝下交往。

人与人之间有差别吗?说的直白一点,有阶层之分吗?

例如在我们单位上班,我们觉得是有的,就是我们是官,老百姓是民,哪怕你再有钱,也只是个小商贩,不值一提。

那再从创业者的角度而言呢?

就正好反过来理解了。

前几天,我有个师姐把我“嘲讽”了一顿,她认为我太势利,只盯着钱,而看不到社会价值,她是老师,老公是医生。

她说了这么一句:与救死扶伤的老公比,那些土豪一文不值。

站在她的角度,这么理解是对的。

你们有钱有啥了不起?你们为社会付出过什么?而我们呢?我负责教育你们的孩子,我老公负责救你们的命,不比你们有价值多了?你们除了有几块臭钱还有啥本事?整个社会价值体系是我们构成的,而不是你们这些土鳖。

她嫌我看不到别人的价值。

理由就是我说了一句:一个人拿的工资是他价值的直接体现。

她觉得我放P。

我特意给她科普了一下:就是你看到我的金钱观,其实是你的,不是我的,相反,我觉察了自己从无到有的过程,我觉得我内心越来越柔软,对钱的态度越来越淡然,能驾驭了金钱的都是有钱人,而不是没钱人,开过宝马能放下宝马。

潍坊这群人里,我跟胖子和争哥最熟悉,我跟争哥谈了一个观点,就是要学会藏富于民,这个词用的有些大,但是我觉得是最切合我所表达意思的四个字,就是你要把你的信誉、身份、人格,通过合理的方式去传递下去,让越来越多的人信任你,那么你就从有钱变成了值钱。

你过去有钱,更多的是靠技巧,而不是人。

未来你有钱,是靠的人,不是技巧。

而且呢,钱藏在别人那里最安全,因为在你自己手里可能会花了,会赔了,而在别人手里呢?随时可以取出来。

我问,你认识刘欢吗?

争哥说,不认识。

我说,他藏了你1万块钱在你手里。

他问,怎么理解?

我说,刘欢到潍坊了,给你打了个电话,问你是否愿意请他吃顿饭?安排他住宿?费用是1万元,你愿意吗?

他说,那肯定的。

我说,这不是他藏在你口袋里的吗?

他说,这么说就容易理解了。

我说,砖家前些日子跟我谈了一个事,我觉得很有意思,就是他为什么在搞全国加盟,这其实只是一种展示,就是我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,当我把整个网铺好时,我做什么大家都跟着我,因为我让他们赚到钱了,他们愿意信任我、追随我。

若是你坚信自己是有人格魅力的,那么战线就可以拉的很长。

有前端,有后端。

例如我媳妇做的鲜花,为什么都在纠结鲜花赚不赚钱?因为整个业务没有后端,若是鲜花不赚钱,那就是一个赔钱的生意。

我媳妇做过一段时间的淘宝客推广,就是让本地这些花友扫描下载APP,但是这个难度非常大,因为本地花友对这些东西很敏感,不懂就会乱猜测,第一反应就是妈呀,原来这个女人是做传销的。

最终,媳妇又回归到了鲜花本身。

若是我做这个业务呢?

那我就什么都不考虑,平本做就是了,什么赚钱不赚钱的,让她们加上微信,早晚都是我的人,至少可以转化为读者,等于我在本地撒了一张巨大的人脉关系网,哪怕就是大家偶尔找我买两瓶酒,也能赚不少。

这有个前提。

就是我坚信我能征服众人。

我跟胖子谈了一个观点,未来有个业务适合你,就是设计一个MINI式的趣味健身房,这个健身房以游戏为主,就是整个过程是愉悦的,健身最难打造的其实就是趣味性,大家觉得是枯燥的,除了喜欢折磨自己的变态人外,很少有人喜欢撸铁,但是若是能增加趣味性,那就有意思了,你不要把目标定位在潍坊开一家,而是全国加盟,你推行自己的理念。

前几天,来了一个读者,他是搞自由搏击的,已经到了国家队的水平,教练是宝力高,他做的就是类似的业务,他把自由搏击与健身结合在一起了,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乐趣,你不喜欢打人吗?

打着很过瘾的。

我问,为什么选择自由搏击这个切入点?

他说,每项运动有独特的身材,自由搏击选手的身材是最好的。

我问,会不会受伤?

他说,不会,是打靶。

他想做的模式就是培养教练,把自己的理念传递给健身教练,然后健身教练再把课程推销给学员,卖点就是有趣,有意思。

让你在开心中完成健身。

这个是很容易理解的,你看看球馆就知道了,哪怕大年初一早上也有去打球的,就是上瘾,我也有类似的瘾。

怎么卖课呢?

类似当年的团购。

现在流行团课,例如99元/节,时间固定,跟广场舞似的,你到指定的地点去,例如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打打拳,教练带你,你们几个上场,很有意思。

深圳那边已经很流行了。

胖子问,董哥你怎么看健身市场?

我说,巨大的朝阳产业,能否做加盟的核心在于一点,就是你能否让一家店赢利,若能,就一定能,若不能,模式再好也是花架子,我觉得卖点一定要在趣味性上,另外战线要拉长,低门槛进,高门槛出,就是可能花100元就办了一张年卡,但是你最终可能一年要在这里消费2000元。

他说,我们潍坊就有一家健身房,100元/年。

我说,这绝对是高手。

为什么100元/年是高手,因为有绝对的价格优势,而且每个人都觉得100元无所谓,买张健身卡吧,以前总觉得健身卡很贵,直接扫街就行,例如跟业务员五五分,广招业务员。

然后呢?

把这些会员都录入到公众号上。

久而久之,全营销了。

老板应该是做直销的,很懂套路……

要把战线拉长。

前天,来了个南京姑娘,之前我们就很熟悉,经常一起玩耍,但是是纯真的友谊,一起去沙漠开过摩托车,她是做烘焙店的,去年我送大家的月饼就是从她那里拿的,当时是有客户预定了,但是临时不要了,她找我帮忙,我就收了。

月饼跟烘焙还不大一样,一般都不是烘焙店自己做的,因为月饼对保质期要求比较高,所以对生产环境和工艺要求也高,一般都是委托食品厂代工的。

不能退。

这个事,她很感激,等于我给她兜了底。

但是,于我有那么一点委屈,因为月饼属于食品,很多人对吃是很讲究的,不是品牌是不会入嘴的,主要考虑安全性。

我又写了一封信在里面,讲述了这个月饼是南京XX私家烘焙店做的,这家店在南京也属于做的比较大的,有多家分店。

潜台词是这样的私人作坊比那些大品牌还放心。

当然,我没有说明月饼是代工的这个事实。

为什么突然来找我呢?

她有个朋友是我们县城的,这个朋友结婚,她来参加婚礼,然后就联系了我,问我方便见个面不?

我问,你在哪?

她发位置给我。

酒店。

我问了房间号。

打完球后,我回家洗澡,要出门。

媳妇问,你干嘛去?

我说,有客人。

媳妇说,刘威咋没说。

我说,他不知道。

媳妇略疑惑。

我做贼心虚?

表现在情绪上?所以说女人都是属狗的,会闻。

我敲门时,南京正在休息。

我问,方便不?

她说,方便。

一袭睡裙,红色的。

她问,你竟然敢到酒店?你也不怕别人认出你?

我说,没事,大家都知道我阳痿了。

睡衣里面不知道是不是真空的,反正感觉空荡荡的,也许是太熟悉的缘故,对她没感觉,她把棉袄披上了,棉袄跟裙子那么长。

我问,就这么去吃饭?

她说,不行吗?

我说,只是觉得穿法很怪异。

她问,是不是有女读者来,你都是到房间里来见?

我说,不一定。

她说,看来经常。

我说,我基本不接待女读者,因为我们公司全是女的,大家都是学心理学的,总是能研究出点故事来,于是我就不给大家机会了,只跟男的一起玩耍。

我们去吃日料。

屋内很热。

我脱了棉袄,里面穿着T恤……

她问,你咋这么打扮?

我说,我一年四季都是T恤,这才穿上棉袄没几天,前几天我们去山里吃饭,大家都穿着棉袄,我穿着T恤坐那里,众人看我都像是看神经病。

她问,不冷吗?

我说,不冷。我穿T恤是有两个原因,一是方便随时上场,打球呀,健身呀,不需要换衣服。二是方便开车,我觉得开车是很神圣的事,衣服太厚会影响感觉。

她说,歪理。

我说,是事实。

仪式感是很重要的,例如练巴西柔术,上场之前要先对着垫子鞠躬,感谢你时刻保护着我们不受伤。

南京问我,你看我瘦了吗?

我说,瘦了。

她说,我瘦了10斤。

我说,很好。

她说,我这次来找你,是想跟你商量个事,就是我想在你文章里做个广告,推广一款减肥产品,是微商,主要是中药包。

我问,吃的?

她说,不是,腰带。

我说,我听说过。

她说,我跟你一样是坚定的科学派,但是这次我是真的被征服了,包括我老公也瘦了20多斤,真的神奇,我现在组建了一个团队,专心做这个。

我问,烘焙不干了?

她说,转了。

我说,这个产品我知道,减肥理论我研究过无数种,我觉得唯一比较靠谱的就是乐天瘦身,一方面增加基础代谢能力,一方面减少能量摄入,你这个产品的核心其实是声东击西,给人的错觉是腰带在起作用,其实核心在于节食,因为要严格搭配营养食谱。

她说,不是,不是,我做过对比试验,若是不用腰带,单纯用这个食谱,没啥作用。

我说,这个事,容我考虑考虑。

她说,反正你看看多少广告费,我给你。

吃过饭,送她回酒店,她问我还上去坐坐不?

我说,不了,我媳妇会怀疑我的。

我就回家了。

路上我在想,我一直都觉得她事业做的蛮大的,而且是一个很睿智的姑娘,跟我们高度同频,咋突然一时间犯迷糊了呢?

这就如同我们突然听说某个领导去做直销了,是一样的诧异。

他们是真迷糊了还是假迷糊了?

应该是她遭遇了什么变故,突然没钱了,走上了这条路线,也可能是被一个高能量场的人给洗脑了,说服了。

次日,她又找我,要请我午饭。

我在老家有事,没赴约。

她把电话打了过来,又聊了半个多小时,我们争论的焦点还是到底有没有减肥效果……

我说了一句话,她就不争论了。

我说,妹妹,我相信你是明白人,同时,你也应该相信我是明白人,咱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,这些产品是怎么回事,咱俩都很清楚,你若是坚持做,我也不反对,但是我不会帮你推广的,有一天你回头想想,你会觉得瞧不上今天的自己。

她说,行,我懂了,我放弃。

我说,不需要向我承诺,你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就好,原本你在我心目中是值100万的,现在你来找我谈1万元的生意,我觉得特别难过。

刚才,我发信息问她什么时候走?

她说,待两天再走。

我知道,她真遇到难处了……

上一篇: 带你去领奖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