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带你去领奖

2018年12月10日1162百度已收录

周一,雪碧给我打电话。

生了,又一个儿。

我问,哪天摆酒?

他说,周五。

我说,行。

雪碧是我表弟,四舅家的,独生子,当年四舅常年跟着我爹干活,表弟也一直待在我们家,跟亲弟弟没区别。

初中毕业就不上了。

这是故事背景。

周五,我去他老家,我给他红包,他死活不收,我说我要回去,不吃饭了,他不同意,我坚持要走,他说要抱抱。

抱了好久。

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而言,抱抱是个很奢侈的事。

只有特殊感情,才会抱抱。

松开后,我发现他哭了。

他说,哥,谢谢你。

我说,都过去了。

我去后院找到四舅,跟四舅说了几句话,四舅非要留我吃饭,反问我:是不是嫌家里饭脏?

我说,不是,不是,我真有事。

我把红包放四舅口袋里了,他要摸出来还我,我摁住了他的手,他就没再推辞。

聊了几句闲话,我就走了。

表弟为什么如此激动?

是有原因的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,表弟特别风光,开着别克GL8,住着洋房,干什么业务?

造假,假格力。

我提醒过他,这样的业务不要干。

他不听。

人在春风得意时,不听劝。

2016年春天,被抓到了,四舅六神无主,最初怕丢人,不好意思说,过了七八天,村里都知道了,四舅才找到我,问怎么办?

还能怎么办?

我去跑。

先分析案情,是咱这边查的还是广东那边查的,若是咱这边查的,那就争取马上出来,若是广东那边查的,那咱要争取不转移,就是不让把人带到广东去。

带到广东去,那怎么判都是我们无法左右的。

一打听。

咱这边是协查,就是准备转移给广东那边的。

于是,分两条线去跑。

一边跑看守所,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就是看守所,需要去疏通关系,意思是适当的照顾一下,让他少挨点打,雪碧这孩子独生子,从小娇生惯养,没受过苦,可能一顿打就会走极端。

这是最容易出事的环节。

里外使劲,一方面找管教,一方面找牢头。

前前后后花了六七千。

得到反馈,在里面还不错,也就放心了,同时这边也给他传话进去,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捞他,让他不要急,而且肯定一点,就是不会让转移到广东去。

转移不转移,不是司法系统的事,而是工商,广东那边跟工商是合作关系,也就是说,要想把弟弟捞出来,核心在于工商环节,工商若是坚持留这个人,一定能留住。

于是朝这个方向发力。

留下了。

毕竟弟弟不是具体造假的人,他只是批发商。

留下后,至于再关押多久,这就在于博弈,四舅的意思是花多少钱也让抓紧出来,我持反对意见,我的意思是越着急越白搭,而且只是单纯的往里砸钱,我们要反过来,就是没钱,一共干了没几天,压根就没赚到钱,你愿意判就判吧,那么反而好操作。

最终,四舅被我说服。

此时,雪碧媳妇提出要去上班。

因为家里所有东西都被查封了,房子、车子、存款,她没钱了,觉得若是不上班就活不下去了。

四舅管不了她。

四舅找我。

其实我们都明白什么意思,若是她去上班,肯定会走,因为她长的很漂亮,又是干财务的,女人一旦背后没有男人,那么所有男人都试图去勾搭她,终究有人能把她拿下,等弟弟出来,那真是家破人亡,从此一蹶不振。

若是弟弟在里面知道媳妇去上班去了。

也会想不开。

我召集了四舅与四舅妈,雪碧的岳父岳母,还有雪碧媳妇,我们开个简单的家庭会议,我表达了我的观点。

就是雪碧出事了,这个是事实,但是咱会在最短的时间捞他出来,最长不超过1年时间,所以这个时间,大家都不要乱了套,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,过去怎么过,现在还怎么过。

雪碧媳妇还是要把孩子照顾好。

其它的暂时不要考虑。

没有生活费是吧?

我每个月给3000元,每个月的今天准时给转到微信上,我会安排到我们家财务那边,保证风雨无阻。

没车开是吧?

我有辆途观,别人抵账给我的,你拿去开,送你了,我不要了。

就一点,你不能去上班。

安心待在家里,等他回来。

雪碧岳父岳母和雪碧媳妇接受……

然后我又把这些信息汇总了一下,传递给了雪碧,就是让他安心,人最容易崩溃的其实是内心,我要先把他的心给安抚好,意思是你老婆不会丢的。

为什么要这么做?

很多人并不知道一点,一旦男人进去了,媳妇就不是你的了。

雪碧在里面待了13个月,出来时我去接的,他在车上就坐不住了,非要给我磕头,让我照着脑袋扇了两巴掌,没出息的样子。

出来代价也是蛮大的,就是一穷二白了,四舅还借了一些外债,而且雪碧本身有连环贷,用房子做的抵押,我原本想帮他保房子,发现房子上捆绑的贷款太多,已经超出了房子本身的价值,我就放弃了,反正他老家还有房子,至于存款与车子,那都被合法没收了。

又开了个家庭会议。

我说,我给过的钱不用还我了,包括那辆车,当然若是哪天中彩票了,还我我也接受,你们两口子就安心过日子,这时想上班就去上班,也不用非要去赚大钱,至于孩子的事,你们也放心,等长大了,婚房我帮把手。

后来,我们就很少联系了。

雪碧也老实了,去养殖场上班了,主要跑业务,已经是业务主管了,一年也能收入个十来万了,已经很好了,他造假时一年也不过20万的收入。

今年年初,他要去香港。

需要办理通行证。

他有些害怕,不敢去。

我说,我陪你去吧。

他说,好。

结果办理很顺利,感觉他突然比过去阳光了,就是那一瞬间,可能他有心结打开了,话也多了,我们聊了很多。

我说,无论发生了什么,都是好事,是提醒你,总比你干大了被抓了强吧?那样怎么不要判个十年八年的?

他说,就是。

我说,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去干这些吧?是你压根没觉得是多大点事。

他说,就是。

我说,是咱的家风不行,没有原则,总有侥幸心理。

他说,就是。

我说,要给孩子做好榜样。

他说,就是。

我说,不要跟那些人来往了。

他说,就是。

反正,就是就是。

刚出来时,他有段迷茫期,就是总担心别人戴有色眼镜看他,也不敢去找工作,总怕别人说他是进去过的人,但是他这个还好,只是被关,没有被判。

那么就会迷茫。

迷茫了怎么办?

找同类人。

就是那些在里面认识的人,里面也是三教九流,什么人都有,他认识了一个很牛的人,是放贷的,可以快速的带他起来。

没有启动资金怎么办?

农村不是有贷款卡嘛,三户联保,利息低,想用这种方式贷出5万块钱作为启动资金。

主要放款给什么人?

商场妹。

额度也不大,一两千。

商场妹、夜场妹都是小额贷的主要目标群体……

雪碧找我商量。

我直接否了,我问他,你想再进去一次吗?

关键是你知道内幕吗?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控制这些商场妹的吗?都是需要拍照的,我接触这类放贷人太多了,光余欢的徒弟们吧,我曾经问过一个小伙,就是你睡过她们吗?

他很羞涩的说了一句,干这行的,没有不睡的。

我还问过他一句,若是我从网上借了很多钱,怎么可以不还?

他说,大平台的有难度,要上征信,而且有专业的催收公司,小平台的很容易,但是一定要演技高明,就是让父母接电话,说的很直接,说孩子正在抢救,已经自杀了,你们到底在哪?说!我们要去给你还钱,你还我们儿子。平台保证在第一时间删除与你有关的所有信息,包括借贷记录、催收记录。

我问,管用吗?

他说,百分百。

我跟雪碧交代了一句,无论你做什么,都不要怕我,要相信我,我是你最好的哥哥,我帮你把把脉,至少可以少走弯路,避免再次进去,人为什么总是反复的进去?就是戒不了圈子,除了这个圈子的人,别人都嫌弃你。

他说,就是。

弟妹也上班去了,在轮胎厂做会计。

为什么现在不担心她出轨了?

因为,男人在勾搭一个女人时,会看女人的背景,若是女人背后有男人,那么大家就很老实。

为什么离异女人总是被骗?

因为男人觉得你背后没人,骗了就骗了,你还能咋着?

我家旁边有套沿街房,曾经是一家大型公司的办公室,包括这些沿街房也是他们自己投资建设的,特意留了一层做办公室,340平,在三楼,一二楼是楼梯。

因为是他们自己盖的,所以层高很高,接近5米。

公司破产后,这些房子准备拍卖。

这套房子的起拍价是135万。

我相中了。

而且我还有个独特的优势,就是我能拿到钥匙,我上去看了,非常好,而别人几乎没有机会上去看,也就是说,我的竞争对手很少。

理论上,只要我愿意,就能拍到。

哪怕最终出价到180万,也不算贵。

我一直在纠结。

左右摇摆。

要?不要?

虽然很喜欢,但是没有到特别喜欢的程度,我若是不买这套房子,我就已经完全进入退休状态了,不需要考虑赚钱,若是有机会赚,那就赚点,没有机会就不赚,就这么简单。

若是买了呢?

那就需要继续为钱奔波。

还有一点,就是这个房子只要我买了,基本上就是最后一棒,倘若不是办公用,这个房子没有用处,因为一楼没有门面。

只适合我这样的人用,隐蔽反而是优势。

你看我们家的店,都不挂招牌。

就是避免被“登门拜访”。

我为这个事都要失眠了,一会特别想要,一会又不想要,关键是我在想,若是装修也要再花上五六十万,当办公室用?

我们有办公室。

也是我自己买的。

买了到底干什么呢?

想不出来。

我问了大佬一句,是我在陈辉民的群上认识的,知名企业家,陈辉民在这方面是很牛B的,朋友满天下,薛蛮子也是他的好朋友。

大佬很幽默地回复了我一句:据说,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,但是别悲观,因为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。

那我就懂了。

还是要储备子弹。

别折腾了。

钱肯定越来越难赚,图书行业受经济波及不大,而且我们也不是走的常规路线,整体还是不错的,上月还做了一单图书馆业务,这单业务很有意思,我们是去陪标陪中的,最有把握的投标方是我朋友,他跟老二关系很好,前后都疏通好了,包括也提前知道了标底,包括分成之类的也都谈好了。

都是走过场。

每家有5分钟的介绍环节。

我上去简单介绍了一下,就是哪哪哪是我们做的,还有就是我们的理念就是不做关系工程,只做阳光生意,不做盗版,不做假票,另外我本身也是一位作家,现在可能还称不上作家,未来肯定是,既然是作家,肯定更懂图书。

结果我们中标了。

很意外。

一直到业务完成,我也没见过他们老大,结算尾款的时候,我去敲门拜访了一下,就是在办公室,不是去送钱。

我算是略疑惑,就是为什么当时选择了我们?

他说,觉得你很幽默。

我问,就因为这个?

他说,是的,能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下如此幽默的人,是真正有底气的。

我心想,妈呀,我原本是去打酱油的。

否则咋可能这么放松呢?

我说,我做图书工程从来没送过礼,我觉得送礼会成为黑历史,毕竟我是奔着诺贝尔奖去的,我跟每个跟我合作的朋友都会讲一点,就是有一天我去领奖的时候,会带着您一起去的。

他说,那我很期待。

我说,我坚信会有那么一天的。

我们互留了电话,理由就是我方便第一时间把获奖信息通知他,他很开心地给了我他的私人号码。

有些事,他是明白人。

我也是明白人。

我会给他送礼吗?

不会,至少10年内不会。

有些事其实挺有意思的,刘胜要给我弄个诺贝尔奖提名,过去他这么提议,我觉得太能吹,一件事改变了我对他的认识。

就是他要给我弄法国骑士勋章。

我没要。

每年全球有35个名额。

我没要的原因是我觉得不靠谱……

他有三个名额,给了那个谁和谁,我朋友圈发过,刘胜带着他们去领的,还租了一架私人飞机。

原来,一切都可以运作。

当然,我获得诺贝尔奖是不需要运作的,因为我坚信我有这个实力,只是时间问题而已,未来我可能就不会写日记了,全身心去写小说。

我每次都说的很认真。

都信了。

连我自己都快信了。

其实我是一个做业务很出色的人,但是不是一个做生意很厉害的人,我只适合做业务,就是我很擅长对外输出,特别是谈判力,我能不说话就让人相信两点:

第一、我是一个懂规矩的人。

第二、我是一个低风险的人。

低风险表现在不冒进,不贷款,不借钱,同时事业又很稳健,不至于说有系统性风险,你要坚信我10年后会更好。

你就放心的把10年后的你交给我就行了。

很多人以为做工程就要送礼。

收礼的都是小罗罗。

真正牛B的人,都是跨过金钱的,与他的未来比,拿这十万八万的没有任何意义,而且随时都可能成为黑历史,而跟我合作呢?我永远都是他坚强的后盾不说,关键是我是阳光的,能经受起两轮以上的审计。

之前我也写过,有些图书馆,书可换可不换,为什么还是要换?因为这个钱是必须花的,不折腾哪有机会,你是老大,你敢跟炸弹合作吗?肯定不敢,但是他愿意跟我合作,而且是主动合作。

一吹起牛来,我就容易刹不住车。

写跑题了。

我是说,图书生意没有变化,因为反正也没人看书,但是图书馆依然要有书,要不断地更新换代,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之一。

其次就是我偶尔做做签名书。

现在也很少了。

我连卖都懒得卖了,定期在朋友圈送。

红酒业务,我是答应过刘胜,所以必须卖,否则?我也不会卖了,我觉得卖东西没意思,刘胜还希望我卖点甜白,拿货价到了100元/瓶,我至少要卖150元吧,我觉得这个酒有些贵了,没有竞争力。

因为整个红酒的消费价格在下降。

已经降到50元以内了。

谈口感,对于上层社会而言是可以的。

对于老百姓而言。

伪命题。

例如昨晚我们球友聚会,要喝多少红酒?

红酒只是白酒后的点缀而已,18瓶。

哪在意什么口感不口感。

一口就干了。

跟啤酒一样。

通过红酒我就觉察到了一点,整个消费力在下降,而且下降的很厉害,我卖的好是另类,因为我卖东西跟要钱没区别。

我卖900元/箱。

跟我要900元没区别。

继续回到那单生意上,那朋友生不生气?相当于我抢了他的生意。

生气是肯定的。

我会分钱给他吗?

不会。

因为他知道,这就是运气问题,还有就是他是借的资质,借了一个县级的新华书店,所以他在介绍业务时就有些底气不足。

而我这个则不同。

我本身是老板,气场跟业务经理就有差别。

后来,我接触这些生意多了,我才慢慢明白两点:

第一、老板再小,也比经理气场足,属性不同。

第二、车子很重要。

可能是我身在其中吧,我总觉得别人没有在意我开什么车的,你开什么车重要吗?我自己觉得无所谓,实际上,外人看来很重要,这也是别人愿意信任你的一个重要砝码,至少说明你是有实力的,未来会更有实力。

谁愿意跟一个穷鬼合作?

都愿意跟有成果的人在一起。

没办法,太世俗。

昨天,有羽毛球比赛,我属于比赛型选手,就是平时打的一般吧,但是比赛时往往表现的特别好,要速度有速度,要力量有力量,要激情有激情。

有两方面原因。

第一、我心理素质好,不紧张,多数人比赛都发挥不到平时的6成,而我属于能发挥12成的。

第二、我用心,平时打球我心率也就是平均在140左右,而打比赛我可以平均到170。

这场比赛我其实很感动。

原本是跨年比赛,因为我要去海南跨年骑行,所以老大就跟我商量,问我什么时候出发?最终决定提前举行。

我在里面属于唯一的80后。

我们是小群,不到20人,邀请制的,是一群志同道合,并且有一定社会身份的,我在里面是群主,但是不是真正的群主,是别人禅让给我的,觉得我年轻,有活力。

我定期会送大家一些东西,例如衣服呀,球呀,酒呀。

一年花不了多少钱,万儿八千的。

我很喜欢赠予。

给予的过程其实是很有成就感的,不需要感恩,因为咱自己内心舒服,我一直坚信一个原则,若是有机会能送给比我们强的人礼物,他们能收下,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恩赐。

我没有目的性。

只是单纯的觉得很开心。

当然,也有人这么揣摩过我,觉得我爱装B,好面子,喜欢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成就感,喜欢通过别人的赞美来体验国王的感觉。

这是一位师哥对我的评价,他是喝多了酒说的。

意思是你就爱装B,虚荣!

待他醒酒了,我很心平气和的给他科普了一下,我在20岁左右的时候已经是今天这个状态了,就是每天无数人围着我转,我都不知道追女人是什么感觉,因为一直都是被人追,而且同时被N多人追。

这就是我真实的状态。

所以,你觉得我还会去体验什么所谓的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吗?

对我而言,早就麻木了。

换句话说,在你的日常生活里,是接触不到我这样的活人,就是没有活生生的例子,你无法感同身受,所以你对我的评价其实是你自我内心的映射,那是你,不是我。

对,按照他的逻辑,他理解不了,一个人为什么总是送别人东西?

你做过什么,其实每个人都看在眼里。

也许从未表达。

昨晚,也许是喝多的缘故,有个老大哥私下过来找我喝酒时,说了一句:懂懂,我特别崇拜你,发自内心的。

我也特别感动。

有天,我去喝羊汤,遇到了一位球友,他们一桌五人,打了个招呼,我们平时没有任何交集,不在一个球馆打球,只是比赛时见过。

走的时候,我把他的单顺便给结了。

这点我觉得自己进步特别大,因为这个人是个能量场很强的人,过去遇到类似的人,我都是仇视的,应该是鄙视,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讨厌,谁让你比我强的?我允许了吗?

而现在,我更愿意去学习。

我买了单,也没告诉他,就走了。

我们平时也没有机会见面。

一直到有一天,大家都在炒楼花,球友间有内部价,做了一个团购,比市场价便宜5千块钱,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,有名额限制,因为这个事很多不是球友的人也变成了球友。

我知道的时候,已经封团了。

我就去找了这个球友,因为他就是整个项目的股东之一,包括大家团购也是找的他。

我去找他后。

他格外的热情,又提起了那个羊汤。

他说,一直都想说声谢谢,就是没找到机会,那天我是跟几个同学一起吃饭,因为你给买了单,让几位同学把我一顿赞美……

我说,举手之劳。

他给我的价格便宜1万块钱。

票面上跟团购一个价,但是我少交了5000元。

类似的事,我还遇到一次,我在XX大学读书,是考专业证书的,需要答辩,我在一个小饭馆里遇到了系主任,他自己在吃饭,我帮他买了单,29块钱,买完单以后我跟他打了个招呼,就走了。

我那文章都是从网上下载,凑的。

反正就是临时弄的。

结果他给了我一个优秀,说我写的好,写的用心。

我同学呢?

也是在网上弄的,是找专业枪手写的,花了1万多块钱,结果被枪毙了,枪毙的理由是:我都没研究透,你研究透了?!

近半年,我自我感觉良好,变化很大。

变得更善于付出了。

我现在每个月光在朋友圈送书就要送上四五万块钱的,我不愿意卖,我觉得送不是更好吗?

我甚至开始厌倦生意了,觉得没意思。

因为,我发现,人其实是不需要做生意的,只需要学会付出,钱自然会来,而且是钱追着咱在跑,这也是我前些日子跟着深圳那群小伙学的,钱要学会流动,不能成为死水,就是我这里是个中转站。

在一个圈子里,什么人才有资格做老大?

付出最多的那个!

上一篇: 大鱼大肉

下一篇: 睡衣

评论列表2条评论
跨境电商导航
跨境电商导航回复 作为新手看这个文章非常的有用啊。。。
大圣
大圣回复 [angry]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