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苦旅

2018年12月06日2090百度已收录

春天,骑行日照。

自行车。

绕一个大弯,经过五莲山,我负责收尾,有个笨蛋姐姐,腚大,骑得慢,一辆小轮公路车,我要陪着她,她是入门级,技术还不行,我不断地纠正她,要用高踏频,这样省力,还有就是上坡的核心在于冲,你不能指望硬骑上去,那样腿受不了。

刚出五莲县城,她就扎胎了,而且是蛇咬胎,就是内胎仿佛是被蛇咬过一般,对称的两个破口,这是怎么造成的?

公路上有那种裂痕,若是轮胎气压不够,遇到裂痕一颠,就会这样……

我问她带内胎没?

她说,没有。

我把胎给扒了,打上气,找到蛇咬位置,补上。

我说,不一定结实,可能还漏气,毕竟是两个口,以后打气打得足一点,看着表打,打110或者120都可以。

她说,我都是捏不动就不打了。

我说,那不行,气压小了就是容易爆胎。

继续上路……

我们与大部队已经拉得很远很远了,对讲机都没信号了,我的意思是咱抓紧赶路,争取追上他们,他们肯定会在五莲山那个位置休息等我们。

笨蛋姐很卖力,腚扭得更有劲了。

遇到五莲山那个招牌,她就要停下拍照,让我拿她手机给拍,她不断地摆姿势,我在心里想,妈呀,就你长这样还拍照?

我主要是烦,你咋没有半点团队意识呢?

我成了你的保姆。

继续上路,我们俩换了位置,我在前面带着她,她在后面,我把速度提到了28,她跟得略吃力,但是还能跟上。

对讲机有信号了,大部队已经到了日照北了,五征公司那里,我决定抄近道过去,就是五莲山前面有条路,可以近不少。

我转过去弯以后,我听到后面扑通一声,跟有人跳楼了似的,笨蛋姐摔倒了,她过弯没减速不说,还压到沙子了。

膝盖位置磨破了,破皮了。

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她拽起来……

我说,你先走两步看看,有没有伤到骨头。

她唉呦唉呦的走了几步,没啥事。

我看了看车子,无大碍。

让她坐下,我给清理一下伤口,我随身携带急救包,伤口有沙子,我先用双氧水给洗洗,她叫的跟杀猪似的,嗷嗷的,腿都抽搐了。

我说,不至于这么夸张吧?

她说,哎呀,哎呀,疼死我了,疼死我了。

用棉签把沙子剔出来,然后涂上碘伏,OK了,不用包扎,很快就会好了,继续上路……

这条道有段上坡路。

她骑不动了,说伤口疼。

我说,那我给你叫个出租车吧。

她说,不用。

我心里就很生气,主要是我自己骑的也累了,一肚子火,没处发,你这个笨蛋级别的为什么非跟我们一起?谁允许你来的? 

反正,在心里骂了一圈。

我觉得她耽误了我,我原本是来接受众星捧月的,结果在这里成了你的保姆,还是一个如此笨的女人,你这么胖你咋还骑车啊?你也不怕把车压坏了?

我背包里有跳绳,我用跳绳拉着她的车,骑过了这座山,中间果然又没气了,又重新补了一次,骑了不到200米,又没气了,又补了一次,这次我是把胶片剪成了两个小的,分别补两个破口,补住了。

终于跟大部队汇合了。

我不收尾了,你们谁爱收谁收吧,我还是去第一梯队吧,我觉得被这个笨蛋姐折磨得快疯了,你咋这么笨?骑车不带备胎不说,体能也不行,稳定性也不行,过个弯还摔成狗……

从五征到日照,全程路况一流,跟高速公路似的,我到第一梯队后,一路狂奔,真过瘾,后悔当时逞能主动要求收尾。

吃饭时,按照分组,我又跟这个笨蛋姐分到了一桌。

我跟人换了一下。

我看到她就生气,太笨了,咋还有这么笨的人?你骑什么车?你在家骑人就好了,不一样锻炼身体嘛。

允许每人一瓶啤酒。

喝酒时,笨蛋姐端着酒过来找我:弟弟,谢谢你。

我也很客气地说,谢什么谢,都是我不好,不该在前面骑那么急,惹得你在后面着急了,摔了车。

她说,不是你的事。

我问,好点了吗?

她说,没啥事了。

这一页翻过……

一直到有一天,我在沂河大道上摔了,也是摔破了膝盖,跟笨蛋姐摔的位置差不多,伤的严重程度也差不多,渗血状态,我自己用双氧水一洗,哎呀,真的疼得死去活来,我突然想起了当时的笨女人。

我就联系了当时的领队,我想问问笨蛋姐的微信。

加上了。

加上以后,我问她是否方便,我哪天请她吃个饭?

她说,带着孩子。

我说,没事。

我也带着孩子,小孩子跟小孩子玩耍,我很正式地跟笨蛋姐说:姐,我需要跟你道歉,真的对不起。

她说,哪跟哪,哪有什么对不起。

我没有多解释,我表达的歉意不是单纯的摔车,而是我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表现出的抱怨、消极,对她没有耐心,内心充满了讨厌,只是我会伪装没有表达出来而已。

这就是我的歉意。

真的很对不起。

我在想,可能是我内心依然缺少爱,我没有爱人之心,甚至在听到她摔车时有那么一丝快感,这种缺少爱从我父母那一辈就有,虽然家庭很健康,但是对于外人父母教育我们都是自私的,就是不要去关心别人,那都是别人的事,相反,父母做的更多的是如何从外人那里占点便宜,例如修铁塔的在我们地里施工,遗忘的工具我爹不会还给他们,反而会拿回家。

这些琐事,其实都遗传给了我们。

我妹刚参加工作时,她无意发现了一个秘密,就是超市里的猪肉是可以换标签的,例如把10元的换到20元的,那么就等于10元可以买到20元的猪肉,并且把这个经验分享给了我娘。

我知道后,算是押解着她们去道歉。

说白了,都是父母教我们的。

我做公益的目的之一,就是为了温暖孩子,等哪天我死了,他在追忆父亲时会写这么一句话:我父亲这一生帮助了很多人。

这就是家风传承。

我们冲突最激烈的一次,就是当时有面子工程,地头上都有围栏,检查结束后,有外村的来偷,后来村民觉得被人偷不如咱自己偷,就形成了潜规则,各家偷各家地头上的,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了,我爹去偷,那天正好是周末,大家都要到我爹家吃饭,我去田野里一看,他们几个在弄这个,我接着就火了……

我爹被我说得不好意思,但是依然不停下来。

两个姐姐就劝我,意思是就这一次,下次不了,她们俩也赞同我的观点,只是没有上升到我说的意识,就是偷了也不是多大的事,反正都是咱的。

家家户户如此吗?

是的!

记得镇上刚开超市时,很多人去偷东西,超市是外地连锁过来的,他们可能高估了老百姓的素质,偷的受不了了,就采取了一个更极端的报复手法,就是直接挨着村庄贴监控照片,那就有意思了,平时看着很老实的婶子大娘的,原来还有这么一手。

我内心深处没有爱,甚至总有幸灾乐祸的感觉。

这是缺爱的表现。

例如为什么很多人喜欢挑拨事,也是缺爱,他觉得只有看着你们之间闹得鸡飞狗跳了,他才有成就感,生怕事闹小了。

后来,我对笨蛋姐姐的印象越来越好,她这个人心眼很好,家庭也很和睦,工作也不错,就是胖点,北方女人的共性。

那次骑行,我是跟着另外一家俱乐部去的,除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外,都是陌生的,一直到有一天,我在本地参加一个酒席,席间有个男士说,这不是懂懂嘛,咱见过……

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他说,一起去的日照,骑车。

我说,对,对,对。

但是,我对他依然没有太深的印象。

包括,我经常带国外团,就是带着大家一起去国外,去非洲,去澳洲,都是很远的地方,时间也很长。

但是,我能记住的人,极少。

偶尔有人说跟我一起去过哪,我都有恍惚感,真的吗?我咋不记得了?

这是为什么?记忆力衰退?

不是,而是人很难记住平凡的、幸福的生活,真正记忆深刻的,多是与痛苦相关的,这就是为什么我对笨蛋姐姐印象那么深的缘故,因为她让我觉得那次骑行很苦,她那么重,那么笨,我用绳子拉着她,想想吧!

在这么多旅行中,感情最深的依然是拉萨队友。

路上经历了无数的苦。

我跟蝉禅也是拉萨队友,2012、2013,两次进藏都是我们一起,路上我们也曾经相互抱怨过。

前几天,在济南跟深圳的小伙伴们一起吃烧烤,这群小伙伴都已经发展壮大了,即便是最笨的维维也已经在深圳买了几套房子了,车子也算是里面最差的,宝马GT535,之前开了辆讴歌。

维维跟了我差不多10年吧。

2011年,我们俩一起骑海南时,也有过类似的痛苦经历,就是我对他抱怨,发火,最后一天,我们计划骑行200公里,我实在骑不动了,我就反复地训他:我们出来骑行的意义是什么?我们是不是有病?好日子不过出来受苦?

证明给别人看?

有意思吗?

这样吧,咱不骑了,坐汽车走吧,到海口去。

他不敢反驳我,只是说了一句,懂哥你上车,你在海口等我,我骑过去……

我又不忍心丢下他。

继续骑。

骑到海口已经是接近凌晨了,一边骂娘一边骑。

酒桌上回忆起这些,我自己都觉得很感动,吃完烧烤,我走的时候,维维起身:懂哥,我抱抱你。

我觉得好温暖。

当时我就在想,有天我要写篇文章,就叫《抱抱》。

他就是那场骑行开始的创业,那次骑行是他辞职后的第一件事,对于他要创业我并不看好,因为我觉得他是一群人里最笨的,相比同期的杨文剑,他缺少了智慧和活力,他拥有的只是忠诚与勤奋,是一个从来不多说话的人,一直都默默地在背后付出,我总是用“沙僧”来形容他。

对于他要做淘宝,我是不看好的。

我觉得他没有这个天赋。

当时我也是出于敷衍式的鼓励:行,我看好你,干吧!

结果,人家做起来了。

前些日子,我跟杨文剑走了一圈,我们谈到了一个事,就是有房有车的前提下,若是每年有100万的利润,在此基础之上再去发展自己的特长,男人若是没有点特长或爱好,其实是很无趣的,很多人以为自己的爱好只是赚钱,真的有了钱就迷茫,因为突然发现钱不是自己的爱好。

杨文剑说,一直到今天我才发现,我苦苦地爬楼,爬上来才发现,维维已经坐在那里了,他对自己定义很明确,不是最聪明的,所以从来不争行业老大,例如做手机壳,只做行业老二,做无线耳机也是如此,只安心做老二。

关键是,他认。

为什么我们俩有如此的感慨呢?因为我们俩过去都觉得维维不聪明,仿佛只适合上班,那天在济南我还调侃他,你要是上班到现在,月薪过万了吧?他笑了笑:差不多!

大志为什么突然提出要搞海南骑行?

也是看好了,这是一个苦旅,还有就是他听维维讲述了我们那场骑行,大志得出了一个结论,海南是一个转运的地方。

苦旅中,领队是最尴尬的,因为大家苦了以后都会进入抱怨模式,首当其冲的就是领队,倘若懂懂在好不好使?

也不好使。

有次我带队去挪威,徒步之旅,就是大家很喜欢的那个户外品牌,北极狐,他们有专业的徒步线路,世界上最美的。

大家累成了狗。

原本计划从莫斯科转机,结果从迪拜转,机票便宜,那咱顺便去逛逛帆船酒店吧,先商量一下,就是费用AA。

这时,立刻分成了两派。

一派觉得应该去。

一派觉得不该去。

当时我觉得特别生气,我毕竟是你们的老大,你们咋能反驳我呢?不就是1000块钱嘛,人生在于体验,你一辈子能进几次七星级酒店?

就是累的,时差也没倒过来,没休息好。

还有来大姨妈的。

我每次带队都是如此,刚开始大家小心翼翼的,到后面就不把我当回事了,再过几天就感觉懂懂不过如此,真不该跟着他出来玩。

可能再过上两年,回忆起来又觉得蛮有意思。

当时,反派里就有济南的刘老师,就是前几天被大家称为大智慧的那个,我们从北京回山东时,她都没跟我一起,自己走了,生我的气。

现在呢?

动不动喊我宝贝……

我都40了,你还喊我宝贝。

当时还有个姑娘,她也是反派,但是呢,她是整个挪威行收获最大的,因为她通过这场旅行才发现,懂懂就是农民,一个农民把我们一群有文化的人忽悠出来了,咱每个人还要额外给他2万元的带队费,咱不是疯了吗?咱为什么这么顺从他?无非就是因为他会写文章,咱不会。

原来,这样的人也能写文章。

她回来也开始写了,还出了书,还搞上了写作培训,她的写作经验就是一句话:你敢写就有人敢看,想想懂懂是什么货色?粉丝还一箩筐呢!

现在?

单纯从人气角度而言,比我旺了,一篇文章有个三五万,按照打赏比例推算,一篇文章收入应该近万吧?

我每篇文章有1万人阅读,打赏金额从1000元到3万元不等,我是按照正比关系推算的她。

现在也跟我很好了,虽然她没喊我宝贝,但是我喊她宝贝,前几天我拍卖杨小米的晚餐,她略生气,问我为什么不拍卖她而拍卖杨小米,是不是也喊杨小米宝贝?

我跟杨小米压根不熟好吧?

杨小米也在搞写作培训,昨天我还问了杨小米几句,我问整个写作市场是上升还是下降?

她说,上升。

我问,靠写作培训能有100万/年的收入吗?

她说,有。

我说,那很好了。

写作培训是适合她们搞的,原因很简单,她们自己就是成功案例,原先月薪5K,现在年入百万,而且这么多粉丝,难道没有说服力吗?

有!

有过共同痛苦经历的,哪怕当时闹得很僵,最终还是好朋友,那几年我还属于比较调皮的,比较喜欢女人,现在不大喜欢了。

我曾经想勾搭刘老师,毕竟她是个大学老师,咱觉得有成就感。

什么都成熟时,我退缩了。

原因就是她有洁癖,洁癖到什么地步?

无法描述。

就是她拉个窗帘,都要戴上一次性手套,她买手套都是一箱一箱的买,进门先换衣服,这个衣服的活动范围只能在客厅里,若是进入卧室则要更换另外一套衣服。

例如有外人坐过她家的沙发。

则马上换座套。

我曾经问过她:你跟老公和孩子的主动矛盾是不是都集中在卫生问题上?

她说,是的。

她亲妈到她家吃饭,用过的碗与筷子都单独放在一起。

她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。

你想想,我这么邋遢,她能让我走入我的生活吗?还不把她恶心死,我也不愿意把自己绑架了,刘老师哪点都很好,就这一点有些极端了,现在老公和孩子住一起,她自己单独住一起,因为没法一起生活。

她自己也能意识到,这是一种类心理疾病。

但是,改不了。

总觉得什么都不干净,在外面吃饭也都是自带碗筷……

我问,你什么时候不介意臭男人?

她说,喝了酒,就不介意。

曾经有男读者跟我交流过这个问题,就是老婆也是重度洁癖,他有了无数次离婚的冲动,因为老婆总以这个为标准去要求家人,做不到就发火,虽然家里整整齐齐的很好,但是总觉得时刻被压抑着。

那能不能这样呢?

自己一套洁癖标准,对家人一套标准。

很难。

人总不自觉的就按照自己的标准卡别人,例如别人帮我开车,哪怕他开的再好,我也总觉得有问题,因为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太专业,每个细节都要求到极致,例如变道不打转向灯之类的,我都不能接受。

前几天,公益晚餐来了一位小伙,内蒙古的,天天在文章下面回复,他问了很多关于写作的问题,我给的答复是否定的。

就是我认为此路不通。

不通的原因就是你缺少“愿”,就是还指望我给你加油呐喊,那么你内心是没有源动力的,很难有所成就。

还有一点,就是我觉得年龄大了。

跟我一样大了,还没成家,又在小城市工作,那么就会出现一个现象,90后没兴趣看你文章,70后觉得写的太小儿科。

最终你很努力,也没有结果。

我觉得这个年龄,应该简单、务实,就是赚钱,不要去玩这些大的,写作其实是大事,看似简单,一点都不简单,这不是成名的捷径,你知道为什么她们一写就能成功吗?

她们都有自己写作外的优势。

他问了很多很多……

我给的答案很简单,旅行过程中,收获最大的那些人,都是得到建议最少的,可能只有一个点,那么可能就成功了。

你抓的越多,收获越小。

他本身是做会计的,我跟他讲,你若是相信我,就忘记我今天跟你讲的所有事,就记住一点就可以了,去找砖家,若是他觉得你行,你就加盟一家,若是觉得你不行,你就参观学习一下,靠自己去悟,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只要你知道了大体方向,有没有人带你都无所谓,前提是你亲眼见到了,见证了,例如去坐坐砖家的宾利,参观一下他的会计公司,熟悉一下他的运营模式。

你一定行。

什么时候你的内心是真的有力量?

你坚信时!

例如有的科学家为什么明明知道去亚马逊是送死也要进去?因为他曾经在里面发现过陶瓷,他怀疑野人也有可能有高度文明。

他坚信。

坚信才是最核心的。

我们以为我们坚信,其实都是怀疑的,只有真的坚信了,才可以坚信。

但是……

这里面有个最严重的壁垒,越是行内人士,越容易蒙蔽双眼,因为自己的经验会阻碍自己的思考,一想到会计业务就想到了传统渠道,接受不了新鲜渠道,甚至认为他们那么做是不合适的。

砖家的核心竞争力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通过互联网推广优势来做了会计公司,仅此而已,简单粗暴,用砖家自己的话来讲就是,这个领域比黑五类还暴利,低成本、高利润。

之前,我跟我们家会计就提过这个业务,她貌似不大感兴趣,因为她有自己的逻辑与思考,这次见到砖家,她都有加盟的强烈欲望。

所以,你什么都忘记,只记住我给你的这一个建议,就足够了。

简单、听话、照着做。

只要你亲眼见了,一定能成。

但是,他要不要你,这个很关键,因为他也会筛选,若是一个加盟不能给自己的品牌加分,那么一定是减分的。

所以,真正准备做长线的,一定是筛选加盟者的。

最简单的一点,外行他们是不要的。

例如你不是做会计的,他们不要。

加盟有两种玩法,一种是准备做长线,那么就要确保每个合伙人都可以成功,否则容易形成烂口碑,当年有个品牌,准备做长线,也是找我给推广的,加盟了300多家,一家投资20多万,不到两年,半数倒闭了。

当初为什么这么多人参与?

第一、不设门槛。

第二、回收机制。

就是你不想干了,总公司拿钱收回来。

就是你是零风险的。

前期倒闭的,总公司都按照承诺回收了,后来实在收不动了,没钱了,好在创始人是比较讲诚信的,挨着一一写了借条,貌似去年才全部还清,现在已经成了他的正面宣传了,意思是当年倒了那么多家,自己全回收了,马上新一波的加盟推广……

这种局面是怎么造成的?

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不选人,什么人都可以。

同样的生意,不同的人做绝对是不同的结果。

加盟还有一种玩法,就是收割韭菜,目标明确,在餐饮加盟这个行业就有个说法,心善做不了这个行业。

昨天,有读者联系我,跟我诉苦,她去参观考察了一家品牌,这家品牌是我在小天使投资里投资过的,她交了1万多的费用,但是后来发现自己开不了这个店,就想退这个钱,结果对方答应退,现在一直没给退……

我先表达了我的观点,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觉得你去加盟肯定也见过面,也是深思熟虑过了,应该也有合同,尊重合同即可,我不能轻易插手,因为我即便过问也当不起法官的职责,反而直接用道德给审判了,对你们双方都不负责,我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。

主要是什么?

我们都是成年人,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。

要认。

我还是支持他们私下沟通,因为咱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,不能动不动就给谁贴个骗子标签,那也不合适,即便是骗子人家也请你吃过饭,好酒好菜招待过你。

我把这个截图发到了群里。

引发了大讨论。

立刻分成了两派,一派是反对退,一派是支持退。

我总觉得自己没有分别心,在那一刻,我觉得有了分别心,我记住了每个反对派,因为我感受到了内心的冰冷。

我跟当事人讲,无论做什么,我们都要保持一颗柔软的心,既然她不准备做,那么于她而言,任何开支都是损失,而对你而言,损失也不大,可以说是零损失,从道德上而言,应该退给她,理由就是她不能给你加分就一定会给你减分,你没有为别人创造价值,也不该拿这个钱。

当然,若是有合同约束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可是,你真的就非得按照合同去卡这个死理吗?

不是把自己往胡同里逼吗?你是准备做品牌还是收割这些韭菜的加盟费?!

还有一点,我也很心疼那位读者,她的确穷,你是强势群体,她是弱势群体,就算帮她。

除非你当初就说好,直接不退。

关键是你答应过退,又不断地延期,那就不合适了。

你要跨过金钱,才可以吸引到金钱。

前些日子,我看一位朋友写的文章,她在拼命地推广身边人,我就提醒了她一下,我的意思是在你的粉丝还不具备甄别力的前提下,不要轻易地推广,因为你这是信任转嫁,一不小心就全盘皆输,有时我在想,别人看我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?你安心写文章就挺好了,何必整天推人呢?等于把读者当韭菜送给别人割了一茬又一茬,可是我的辩解就是:我的初衷是希望给大家带去更多的机会。

我在群上跟当事人讲:什么钱是值得赚的?给钱后,对方还要说声谢谢的,这个谢谢不是当时说的,而是两三年后说的,是发自内心的感激。

至少,我昨天是很心寒的~

上一篇: 这婚,离不离

下一篇: 大鱼大肉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