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这婚,离不离

2018年12月05日2310百度已收录

来了个女读者,隔壁县的。

阴沉着脸。

我问,你会笑不?

她嘴角往两边扯了扯:很少。

我说,人生最需要训练的一堂课,就是学会微笑。

坐下。

她有事找我,找的很急,没办法我才答应她可以见一面,谈一谈,她说若是再没人倾诉,她就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我觉得那就听听吧。

倾听是需要定力的,一不小心就会被牵着鼻子走,我听的越投入,越容易被共振,她的情绪就会波及到我的情绪,最终我被带到沟里了。

2009年,我上马宁老师的心理课,她给别人做完咨询就自己大哭一场,莫名其妙的哭,可能是单纯的把情绪释放掉。

先听阴沉口述:我跟你一样大,83年的,闺女10岁,我老公是我的初恋,当时他已经结婚,但是我不知道,后来我怀孕了,他就离婚娶了我……

我问,你老公父母什么状态?

她说,从小没有妈妈。

我问,你呢?

她说,我读初一时,爸爸车祸去世了。

我问,你选他的理由是什么?

她说,对我很好,很疼我,像亲人一样。

我问,在家,他干家务?

她说,是的,我不怎么会。

我问,他跟前妻有孩子吗?

她说,没有。

我问,当时你嫁给他,家人反对吗?

她说,我妈反对,但是看我坚持,也就不反对了,主要是当时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了,反对也没用了。

我问,你妈反对的理由是什么?

她说,一是觉得他年龄大,二是觉得他本身有家庭。

我问,你们有房子吗?

她说,结婚的时候没有。

我问,哪年结的婚?

她说,2007年。

我问,现在的房子是怎么买的?

她说,他一个表姐的单位福利房,没有房产证的那种,一共花了13万。

我问,你上班吗?

她说,我没有婆婆,只能自己带孩子。

我问,他什么时候出轨的?

她说,我不知道。

我问,你怎么发现的?

她说,2017年,我们结婚十周年,纪念日那天,我要亲热,他拒绝了,其实他已经很久没碰过我了,我就觉得有问题,翻他手机,发现他跟一个女人聊的很热,聊的不是那种情话,而是怎么重新组建家庭之类的。

我说,说明在一起很久了。

她说,然后我去找我公公,意思是让他评评理,咋还有这样的男人?家里有一个,还在外面勾搭一个,那女的也有家庭,也有孩子,你们是怎么想的?这时我公公才跟我说实话,就是他们俩去找过我公公多次了,最早的一次是2012年,就是希望我公公出面跟我谈谈。

我问,他离婚的理由是什么?

她说,嫌我脾气暴躁,不干家务,也不打扮,又胖,孩子作业也辅导不好,反正全是缺点。

我问,你一直这么胖吗?

她说,我结婚的时候100斤,现在差不多150斤吧。

我问,你能离开他吗?

她说,离不开,虽然我也很恨他,但是我的确离不开他,他是我唯一的壳,若是丢了他,我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我问,有孩子的因素吗?

她说,有。

我问,你们谈过这些话题吗?

她说,谈过,他问我是害怕找不到更好的还是舍不得孩子?我说主要是舍不得孩子,我接受不了自己的闺女让别人养着,因为他们俩在微信上聊天就是这么说的,说我没文化,脾气不好,闺女跟着我肯定早早就出去打工了。

我问,你认同吗?

她说,我自己生的闺女,我能教育不好吗?

我说,若是那个女的是章子怡呢?你希望闺女在她身边长大吗?从小可以接受一流的教育。

她说,不希望。

我说,但是闺女会选择她。

她说,不可能。

我问,老公打过你吗?

她说,之前没打过,包括我们讨论离婚的事,也没打过,是我去那女的单位闹了以后,他动手打了我。

我问,你怎么闹的?

她说,就是去骚货上班的地方发传单。

我说,我的观点是可以离婚,老公应该是铁了心了,你越闹,越让他觉得你丑陋,越觉得她委屈,越爱她。

她说,我会杀了这对狗男女的。

我说,你要学会放手,也许是你人生转折点呢?对不?你变得更年轻了,更漂亮了,更优秀了,我说实话你别生气,在我看来,你就是被老公惯坏了,也是最初你选择他的理由,就是你选了一个爸爸,时刻关照着你,这么多年连家务都不让你干,他很累很累,等于背了一个麻袋在行走,你要对他定位准确,你闺女是你最爱的人,你老公是你闺女最爱的人,你忍心伤害他吗?有时我很生媳妇的气的时候,我也这么安慰自己,那是我儿子的妈妈,我要尊重儿子,自然要尊重他妈妈。

学会剥离自己。

就是我自己也可以活的很好。

你具备了这个能力以后,你的人生会更加的饱满、幸福,可能老公又回来了,也可能你遇到了更美好的爱情。

你是寄生惯了,忍受不了独立。

男人疼老婆,都是一边疼着一边恨,久而久之,就开始眼馋那些独立而又有爱的女人,这些女人不仅仅不需要男人做饭,还会做饭给男人吃,还有工作,还有收入,还有知识……

她说,我妈妈都去给他下过跪,他都不回头。

我说,那才是真的铁了心。

她说,我离了婚,什么都没有,没有工作,没有存款,没有房子,没有老公,没有闺女,只有一个跟我一样孤苦伶仃的老妈。

我说,你放过他,不是放过他,是放过你自己,实在不行,你去扫大街,这个可以吧?

她没说话。

过了一会,她问:我怎么能挽回他?

我说,离婚就能挽回。

她摇了摇头……

女人总喜欢拿孩子当理由,意思是为了孩子,其实这都是借口,根源还是为了自己,孩子有什么影响?爸爸还在,妈妈还在,又不是死了。

爸爸幸福,妈妈幸福。

孩子也幸福。

爸爸妈妈在一起别扭。

孩子也别扭。

你总担心别人养不好孩子,其实人家养的肯定比你好,若是章子怡要养我儿子,我抓紧送去,我也由衷的感到幸福,因为可以为他创造更好的舞台,可以飞的更高,他在不在我身边都是我儿子,我爱他他是知道的,爱是可以穿越时间空间的。

使我想起了当年在澳洲,我们几人在聊天,假设老公跟范冰冰出轨了,你会怎么办?

西安妹子说:我替我老公感到幸福,我也祝福他,希望他们能在一起。

老公就在他身边。

她说的是认真的。

刘德华就要娶我媳妇,我能不允许吗?

我要手舞足蹈、张灯结彩,还要亲自开婚车把媳妇送去,这比媳妇当了县长还值得开心,对,一定要放鞭炮,大放……

阴沉走的时候,我再次暗示她,可以接受离婚,不要觉得是多大的事,你可以开始更好的人生,这样的渣男有啥值得留恋的,对不?

她仿佛也听进去了。

为什么要这么劝?

对方是铁了心了,哪怕他们俩不在一起,也会跟她离婚,男人是彻底受够了,就是离婚是必然选择,协议不成就会起诉,必然的。

按照她的性格。

怎么说呢?

就是网上那句话:社会我X哥,人狠话不多。

她就是这个类型的,她说要杀了他们俩,是真有这个心,而且也能干出来,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那股狠劲,从这个角度而言,男人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离婚,男人肯定也懂……

为什么要教育孩子好好读书呢?

因为,层次越高,解决冲突的方式越文明,马云跟刘强东见了面依然会握手寒暄,有说有笑,甚至喝两盅。

有天晚上,小彩问我方便出来喝酒不?

我说,不方便。

小彩是我骑友,平时是比较高冷的,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给我发类似的信息,因为我摸不透是真是假,不敢贸然答应,主要是我担心是她老公拿她手机发的。

小彩是东营人,嫁到我们这里了。

次日中午,我给她发了个信息:昨晚找我有事吗?

她说,心情不好,想找你聊聊。

我说,中午一起吃饭吧。

她说,好。

她家情况比较特殊,她像男人,老公像女人,她在外面做生意,老公在家看孩子、干家务,俩人是什么关系?

她高中毕业读的大专,老公是她军训教官。

最初是书信往来,后来就在一起了。

退伍后,老公开过出租车,干过挖掘机,后来老婆发展起来了,他慢慢就退休了。

我对这些情况略有了解,所以我不会单独找她吃饭,我喊了几个骑友一起,这样可以保护我自己,只是饭后大家走的早,我们又聊了一会。

她说,我想离婚,但是又不敢。

我问,为什么不敢?

她说,我不知道离婚后,两个孩子该怎么办。

我说,你养着就是了。

她说,可是……

我问,老公对你好吗?

她说,生活上很照顾,但是就是不能争吵,一争吵他就控制不住自己,会打我,打完就自责,自己扇自己,看着我都怪心疼的。

我问,挨打疼吗?

她说,说不上来。

我说,疼不疼你还不知道。

她说,光忙着生气了,哪知道疼。

我问,你内心最深层次的声音,是不是担心你离开了他以后,他养活不了自己?

她说,有那么点吧。

我说,之前,我也有类似的想法,而且很强烈,就是我不忍心放手的主要原因是觉得我媳妇和娃离开了我都会饿死,所以我总给自己加戏,觉得自己很重要,但是我现在不这么认为,我觉得我死后,他们可能过的更好。

她说,有时恨不得杀了他,但是又总想起他追我的时候,给我买了一双鞋,那鞋不大合适,我们俩一起看电影,他就那么把我背回家,这个镜头总是在我脑海里回放,一遍又一遍。

我说,所以你原谅了一次又一次。

她说,另外受的家庭教育也有关系,我爸就经常打我妈,可能我骨子里觉得男人打女人也很正常,谁家又没打过呢?你没打过嫂子吗?

我说,她打过我。

她说,我总觉得找不到合适的离婚理由。

我问,他愿意离吗?

她说,他肯定不愿意。

我问,你净身出户呢?

她说,应该也不同意。

我说,离婚其实是可以帮助他成长,原本他可以成为一个企业家,结果被你耽误成了一个废柴,都是你的错。

她说,前些日子想买个偏三摩托车,缠了我很久,我没答应,生了好几天气,我当时就在想,哪怕你出去跑个出租车,赚不赚钱是次要的,至少让我觉得心理平衡点,那么我也会给你买,而你天天在家玩游戏,还指望我养着你,我就觉得难受。

我说,你应该从80岁往回看,分两条线去看,一条是跟他白头偕老到80岁,一条是你又嫁人了,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,你选哪个?

她说,若是回头看,我肯定就有勇气了,关键是现在不是回头看。

我说,你是在等他提出离婚。

她说,差不多。

我说,但是你是妄想。

她说,我觉得特别累,真的累,我自己一年做400多万的营业额,从进货到出货,全是我一个人,他连问问都不问,就知道要钱,我不知道我哪辈子欠他的。

我说,所以你心里也装着别人。

她说,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。

我说,这是必然的,女强人终究是女人,我之前写过一句话,董明珠再强,也需要有强有力的大哥把她拥在怀里喊一声:宝贝。

她说,我想离婚与这些没有关系,我只是觉得累,非常累,我不想把自己活成男人,可是生活就是把我逼成了男人,有天晚上对账,我发烧,我从诊所挂上吊瓶拿到办公室,挂在窗户上,一边打针一边对账,眼泪止不住地流,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命这么苦……

我说,你自己的选择,说明你觉得这些还是可以接受的,若是你回家他就捅你一刀,你早离婚了,对不?就怕他捅的不是刀子,又把你捅服气了,你才这么纠结,一方面很满意,一方面不满意。

她说,没你说的那些,一年碰不了一次。

我说,大胆一点,哪怕最终依然在一起,一切也会发生变化,夫妻关系就一句话,你进我退,就是因为你太能了,所以他才弱了,你若是偏瘫了,他也会去拼命赚钱的,他若是再暖男一点,伺候你吃饭,伺候你穿衣打扮,甚至连澡给你洗,牙给你刷,用不了几年,你就跟肥猪一样,又胖又懒脾气又大。

别怕……

为什么我们总是劝合不劝分。

因为,我们惯性思维认为,离婚会更差。

相反,若是离婚会更好,我们不应该劝对方离婚吗?这就如同当年无数人盼着王菲跟李亚鹏离婚是一个道理。

其实,劝与不劝都没用。

因为,感情的事,外人都是外人,只有两人最懂彼此,夫妻俩就是真到了动刀子的地步,摁床上一顿,立刻有说有笑了。

但是,我的直觉是她走不出来,虽然他不懂得做生意,但是他懂得如何驾驭她,这就足够了,她再怎么挣扎也白搭,这东西就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

只是发发牢骚罢了。

真要离婚的人,不需要纠结,就是一分钟也等不及了,快点,快点,什么财产不财产的,我什么都不要,只想离开你。

这种,是真想离婚的。

就是我看到你这个人就恶心。

师妹Q,爱上了本地一位文人,这位文人又被称为土豪文人,因为他有辆奥迪A4,黑色的,猛的一看仿佛是A6。

年龄50岁+。

师妹Q喊他哥哥,他喊她妹妹。

俩人无话不聊。

师妹Q很崇拜他,良师益友,俩人还在同一个单位工作,都是人民教师,我看过他们的聊天内容,很直接,可能文人私下都很淫荡?一点都不委婉。

师妹Q总是找我打听土豪文人的事。

我问,爱上他了?

她说,没有。

我说,你可小心点,写文章的人都很有钱,到了他这个年龄,写了几十年,资产怎么不过亿?

她说,这个我倒不了解,反正都说他很有钱。

我说,那你争取把他拿下。

她说,他有相好的,那么多粉丝。

我问,他给女人买东西不?

她说,从来不,他认为在女人身上花钱说明不是真感情……

只要师妹找我打听,我就使劲地赞美,赞美的不着边际,又是资产过亿,又是天赋异禀,其实我内心对他的评价就俩字:XX。

我只是感叹,女人有时对男人没有判断力。

这个土豪文人我熟悉吗?

非常熟悉。

他私下里做铝合金生意,就是门窗之类的,因为他小舅子是干电焊的,就合伙做了这么一个生意,写文章的人多是穷鬼,但是越穷鬼越喜欢寒酸,视金钱如粪土,例如你想惹毛一个作家很简单,你只需要公开说,你曾经给过他1万块钱。

他就一蹦一蹦的。

觉得你侮辱了他。

也不喜欢谈钱……

我曾经谈过一个观点,就是我觉得在近现代题材上,贾平凹是要略高于其他作家的,因为他能把一些商业行为写的非常好,包括《废都》也写的很现代,例如庄之蝶总喜欢骑一辆小木兰,我买VESPA就是受他影响。

这是为什么?

因为贾平凹不忌讳谈钱,而且找他写字,明码标价,我家书店就是他写的招牌,我也是给钱写的,我也愿意买单,我是铁杆粉丝嘛,什么五万十万的,无所谓。

所以,他站在了更高的资本高度上。

他写这些东西,入木三分。

再看别的作家写的商业呢?

很让人出戏,不符合逻辑,这就是为什么大作家一直在不停地消费上世纪,而不敢写近现代,因为写不了。

是真写不了。

我之前写过,我拿1万元可以搞定中国99%的作家,但是我搞不定莫言和贾平凹,因为他们都属于那1%,资本高度足够高,文人看似清高,其实弱不禁风。

清高有两类。

一类是经历过,放下了。

一类是没经历,仅嘴硬。

奥迪A4经常跟我们校友在一起玩,也自称是曲师的,其实他没在曲师读过书,是临沂师专毕业的,可能是读过曲师的函授。

这个人有个不好的点。

喜欢拿钱。

当然,没拿过我的,因为我钱包里没有现金,即便是没有支付宝和微信的时代,我也没有拿现金的习惯,因为我后面总是一群买单的,我没有用到钱的地方。

抓到他,他也认,意思是没钱了,拿点应应急。

闹的最大的一次,我就在现场,是一位女士的钱被他拿了,这个女士是大家的客人,外地的,让一个师哥抓到了,拉到车上扇了几个耳光。

就这样的人,也可以有无数粉丝。

类似的一个角,还是我之前写过的日照论坛上的王小呆,一分钱没有,四处“要钱”,要酒,要烟,要炮,天天泡在网吧里,也不洗澡,写一手好文章,粉丝很多,当年我都很崇拜他,女大学生早上醒来问他要钱,还让他写文章讽刺了一番:现在的大学生怎么了?提上裤子就要伸手?!

我若是把奥迪A4的事讲给师妹Q听,她会信吗?

不会!

奥迪A4是比较怕我的,经常是这样的,就是他正在高谈阔论,一旦我出现,他立刻就偃旗息鼓了,说明内心没有力量,上一个类似的人物已经跑路了,是个球友,牛B得不得了,只要我一上场,他立刻就会下场,不是因为打的好不好的缘故,是他怕我,后来他借了N多人的钱,就是没借我的……

怕我打他?

不是,他知道骗不过我。

A4拿别人钱的事,我早有耳闻,但是我是不信的,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不可能拿别人的钱,何况都是文化人,另外也没拿过我的,那一次我是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,所以他跟师妹Q讲,他从来不给女人花钱是肯定的,因为他是拿女人的钱花。

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一个文化人是变态的。

原来,都是。

A4写过一篇文章,是讲述如何报复老婆出轨的,老婆跟领导出轨了,然后男主角去偶遇了领导的女人,然后通过领导的女人认识了领导,给领导送礼,然后录像,再把这些视频发给领导的手下们,让领导的手下们去举报,然后再把领导的老婆甩了,把领导送进去以后,再反过来迫害自己老婆一家,把小姨子又勾搭上了,又甩了。

他对这篇作品很满意,自己谈论过多次,就一个论点:你开车去撞死他,你不是傻子吗?你要有技术含量,弄的他家破人亡,这才叫报复。

有时,我在想,为什么会这么恶毒?

与城市小有关系?

小地方解决问题的方式还是有些极端,例如在我们村,有了矛盾很简单,就是动武,谁把谁头给砸破了,不是稀罕事。

按理说,我进城后,理论上应该进入了一个文明的环境,其实也是大农村,例如打球有冲突,也是直接打,遇到这样的角,我都有些怕,前几天跟一个球友姐姐在聊天,我说我可不敢跟你们说话,容易被打着。

她笑着说,会打别人,不会打懂懂。

我说,咋可能呢!

A4跟我们在一起,也喜欢讨论女人,但是他对女人的需求我觉得还是比较原始的,只是需要女的,他喜欢的还是夜总会之类的女人,就是很简单,年轻、漂亮、性感,就足够了。

不需要内涵。

他特别羡慕的一个人,就是拿着苹果手机去唱歌的人,你愿意跟我走吗?走的话这个苹果手机就送给你。

不知道是编的还是真的。

我觉得真的概率很小,夜场的这些女孩不需要苹果手机就可以……

我曾经劝过A4,我的意思是你若是真的想体验,我建议你去找个高素质,高涵养的,就是感受一下真正的高层次是什么样的,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都是高素质的,优雅的,你去听听人家的内心是什么声音。

不要觉得男女就这么点事。

这点事,很没意思。

我说的那种女人,他没见过,应该也不会懂,不是你们学校里的那些女老师,那些女老师说白了,也是没见过世面的,坐过飞机的都找不出几个,出过省的更少,都是闭塞的。

出去走走,接触一下真正的女人。

你就不会这么狭隘了。

我觉得这些人都是需要做心理疏导的,我跟这些人的相处之道就是按照他们的逻辑行事,从不多说,该吃吃,该喝喝,只是我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,没有更深层次的交流,因为没法交流。

前几天,德佳他们过来,我跟德佳讲过一个事,未来会有一个巨大的市场,就是心理咨询,一对一,健康人也需要心理疏导。

所以,需要简化,就是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。

例如用简单的线条把轨迹分析出来,就是你老公为什么会这样,你为什么会这样,继续下去你们俩会怎么样,若是朝东会怎么样,若是朝西会怎么样。

图一画,她就懂了。

不需要太复杂……

上一篇: 两棵树

下一篇: 苦旅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