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两棵树

2018年12月04日1860百度已收录

乌哥是海归。

不是一般的海归,是被请回来的。

请回来干嘛?

养猪!

不是开玩笑,是真的,他真是研究畜牧业的,主要做计划养殖与产业链延伸,之前在澳洲工作,属于这个领域的顶尖人才。

养猪还有啥技术含量?

我一直觉得,乌哥在养猪方面未必有我爹专业,我家从80年代就是养猪大户,我爹有着丰富的养猪经验,包括疾病治疗,比兽医还专业,兽医只会给猪打小针,而我爹会给猪打吊瓶……

在我记忆里,最厉害的一次猪瘟是5号病,应该是20年前。

当时上级要求捕杀病猪。

捕杀后,先焚烧,后掩埋,全程拍照,工作人员要把猪耳朵割下来带走,上面有耳标,用来做统计的。

养殖户心疼,工作人员也心疼,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,那咋办?就睁一个眼,闭一个眼,抱上柴火点上火,拍上照,然后抓紧扑灭,这猪还能卖,可以这么讲吧,除了小猪外,只要是大于100斤的猪,无论是什么病因死的,最终都会流通到市场,有人收,至于收了去干什么,不知道,都说拉到城里卖给包子铺了。

一直到今天,我也不吃精肉包。

那次5号病,我们家没有受波及,因为当时我们家正好是处于换栏期,就是肥猪刚卖了,小猪刚出生。

那,大家能不能自觉一点,例如得了猪瘟就主动焚烧、掩埋?

主要,那就是心血,咋可能认赔呢?能回一点算一点。

乌哥刚回国时,在济南养猪,不是在郊区,就在市区,当时我觉得非常惊讶,养猪场竟然在城市中间?这太奇葩了吧?

关键是,很少有人知道。

邀请我去参观,给我发了一个参观说明,提前一周登记、预约,这一周内不能食用猪肉,当然这点要靠自觉。

进门是浴池,先洗澡。

换上统一的衣服,才可进入,先是办公室区。

进了办公室,先讲解参观要求,不允许喧哗,不允许拍照,更不允许抽烟,只能静静地看一看,闻一闻。

那时我才知道什么叫计划养殖?

的确比我爹厉害。

所谓的计划养殖,就跟人的脂肪率一样,可以随意的调整,用饲料来调整,用运动量来调整,一切都是可控的,一批猪不用宰杀就已经知道其准确的肥瘦比。

计划不仅仅体现在这里。

还能准确到产仔率、出栏率。

这个就是计划生产。

饲料也是专业配比的……

乌哥半开玩笑地说:老百姓要吃上这样的猪肉,还要再等十年。

当时听这个话,感觉很夸张。

现在回头想想,十年过去了,我们依然吃不上这样的猪肉,当地的贵族若是想尝尝这样的猪肉怎么办?

就是他们淘汰的母猪,弄头出来。

猪肉差别大吗?

那天,我就在他们食堂吃的饭,就是猪肉炖白菜,都说是小时候的味道,也不准确,比小时候的味道还好,就是猪肉回归了猪肉的味道。

颠覆式的见识。

原来,猪可以这么养,整个猪圈是非常干净的,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味道,至少没有发酵的臭味,有新鲜粪便的味道,很弱。

当时,乌哥跟我谈过一个观点,中国猪肉最大的问题,其实是散户养殖,猪吃的不健康,肉能健康吗?例如很多用泔水养猪的,还有就是粪便问题,这个外地人很难理解,山东这边很多农户是没有厕所的,去哪里大便?就是猪圈里,每个猪圈门口都有个小棒,那个是用来吓唬猪的,猪是喜欢吃大便的。

还有什么问题?

就是死猪、病猪流通到市场上。

这个靠道德是无法约束的,大家还上升不到那个高度,一是疼钱,二是觉悟,别说猪了,看门狗死了都会煮煮吃,这是真事,不仅仅要自己吃,还要分给亲戚朋友一起吃……

乌哥给我科普过一个观点,就是中国人的饮食存在最大的问题,就是两多一少,盐类食物多、碳水化合物多,蛋白质少,这也是慢性病的根源性因素。

现在乌哥在青岛,做羊奶。

也是全产业链。

我曾经问过一个问题:有没有考虑过新鲜羊奶配送到家?

他说,零添加不代表是安全的,羊奶、牛奶不管是手挤还是机挤都是不能直接饮用的,而是要经过消毒,不同的奶,不同的用途,消毒方式不同。

我问,为什么有的奶保质期只有几天,有的却有几个月?

他说,不是奶质的问题,而是消毒方式的不同,高温灭菌能把牛奶里所有细菌都杀死,自然保质期长,一年都没问题。而低温消毒常用的是巴士杀菌,保质期短,但是营养更全面。

在朋友圈卖牛奶的微商朋友,别骂我。

因为这与你们宣传的是相反的。

乌哥现在做羊奶,双十一的时候,我看销量还真不错,羊奶最大的问题就是味道冲,其实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,就是物理除膻。

他送过我几箱,喝着很平顺。

未来可能还计划做羊奶皂之类的,具体没有多交流,平时很少联系,主要是我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,他的生活只能是我儿子那一代才能去实现的。

例如他喜欢海钓,去远海,办公室里有条1米多长的金枪鱼标本,就是他自己钓的……

前几天,乌哥突然联系我,问我最近有空不?

我还是比较忐忑的,我怕他来找我,主要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待他,我急忙回复,有空,随时欢迎。

他说,有个朋友,是你的铁杆读者,还是我把你文章推荐给她的,她没有你微信,想见见你,请你吃个午饭就行了,不耽误你时间。

我说,我听哥的安排。

他问,你哪天有空?

我说,理论上,每天都有。

他说,那我把她微信推给你,你们自己联系。

我说,行。

这个女士姓谭,77年的,我喊姐,她发了我们本地几个餐厅,应该是根据网上评分选的,让我选一个,我的意思是你来就行,我负责选地。

她说,你只需要告诉我,你喜欢哪个就可以了。

我说,行。

她提前到达了,一家有海鲜的火锅店,点了满满一桌……

一见面,标准的青岛姑娘,为什么说是姑娘呢?她不显年龄,个头又高,一言一行,举止优雅。

我说,咋点了这么多。

她说,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就每样来点。

送了我个礼物。

她说,朋友帮我选的,希望你能喜欢。

是ThinkPad X1,中文名字叫隐士,现在不是IBM了,应该叫联想,联想收购以后,做了一件画蛇添足的事,就是在下面又加了一个触摸屏,实际上,IBM的鼠标是中间的红点点。

之前我是ThinkPad的铁杆粉丝,因为这个画蛇添足的设计,我不再喜欢了。

我说,谢谢姐姐,我收下了。

她说,不用客气。

我说,之前,我拿别人东西很愧疚,特别是比较贵重的礼物,我会多想,例如是不是求我办什么事?我能不能帮到?若是帮不到他会不会生气?还有就是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感。

她说,你收下我会觉得很有成就感的,你要学会给别人机会。

我说,之前我看过TED一个演讲,一个女歌手偶尔会借宿到粉丝家,她发现,粉丝全家都很开心,仿佛过年一般,她的到来没有添乱,反而带来了欢声笑语,她谈到的就是这个观点,积极接纳粉丝的付出,这也是对粉丝的付出,例如我也很想请刘欢老师吃个饭,但是他不会给我机会的,若是他给我机会,就是我的荣幸。

她说,不用担心,我找你没有任何事。

我说,我不担心。(乌哥的层次决定了,他的朋友不会太LOW)

她说,我曾经有段时间走不出来,仿佛得了抑郁症,乌老师就推荐了你的文章给我,看久了,总想见见你,就鼓足勇气,来了。

我问,看了有收获吗?

她说,有段时间,我总是对抗,把他折腾的不敢回家了,他越不回家我越折腾,闹到去离婚的地步,而且总觉得全世界亏欠我的,不仅仅闹他,还闹公婆。

我说,其实你忽略了一个事实,他最爱的人是你。

她说,也是看你文章以后才懂的,例如别人都说你在黑媳妇,其实你最爱的人就是她,你们家跟我们家太相似了,我老公也是类似你的角色,整天一群人围绕着,往怀里钻的一大堆,因为这个事我们不知道吵了多少次。

我问,乌哥当时没劝你?

她说,乌老师就跟我讲,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认识这么多优秀的男人,只有一个人没有出轨过,还有可能是藏的深,他跟我表达的意思是除非你下辈子再也不找男人了,只要找了,肯定还是这个结果,只要你能把家经营得暖暖的,他永远都是你的。

我说,家是让人心安的地方,哪个女人能让男人心安,男人就扑到哪个女人怀里,所以教练技术里有那么一句话,男人都是被你推到别人床上的。

她说,我为什么很强烈的想见你,就是看到了你写的那四个字“爱是允许”,其实我自己已经悟到了这些,我接纳了他,接纳了我,整个家比刚结婚的时候更有温度了,就是他乐意跟我谈心了,甚至尺度越来越大,他把我当成最信任的人了,什么都愿意交流,不提防了。

我问,你看我写的媳妇感触深吗?

她说,非常深,因为那就是我,所以我觉得你媳妇要去做花,你应该支持,无论是赚是赔,她其实是想用这种方式来爱你,就是脱离你,成就自己,不是树与藤的关系,而是树与树的关系。

我说,厉害。

她说,我老公现在变化非常大,过去他参加各类活动不带我们,现在就喜欢带着,包括做一些公益,我觉得你做公益一定不要自己单干,而是要把媳妇的名字写上,这样你的层次会更高,更受读者尊重,你看,层次越高的人,越注重家庭和谐,出席重要活动都是携夫人。

我说,阿俊姐也给我提过这个建议。

她说,我现在去青大读书了,交流生。

我说,非常好。

她说,也在健身,也在游学。

我问,工作呢?

她说,我在青岛有三家口腔诊所。

我说,那很好。

她说,过去我情感上太依赖他了,使他很累,让他觉得妻子不是给自己加分的,而是给自己减分的,你文章里也是类似的情绪,我是通过观察你的内心而观察到我老公的内心,他也是这么想的,其实他需要的不是我能帮助他什么,他需要的很简单,我能独立成长,他就觉得格外的开心,因为我不用烦他了。

我说,多数女人都没想明白这一点,婚前是携手,婚后是背负,男人特别累。

她说,你谈到一个观点对我启发最大,就是那句女人是一朵盛开的鲜花,慢慢地绽放,到生命的最后,完全绽放,整个过程是一个越来越舒展的过程,要活成男人的偶像,还有就是多线程规划自己的人生,身材、容颜、灵魂、读书、旅行、公益……

我说,你是你,老公是老公,不能混为一谈。

她说,对。

我说,两口子没有话题才是最可悲的,你知道过去他为什么不愿意跟你谈心吗?因为你内心有着太多的是非标准,但是这个是非标准与他的是非标准是冲突的,那么他不敢跟你谈,一谈你就容易上升到道德高度。

她说,太对了。

我说,你知道为什么大家愿意找我倾诉吗?因为我内心没有是非标准,就是什么都是可以接受的,没有批判,那么大家可以很放松的去谈,你要逐步消除这种是非观,是非观的存在是因为内心不够宽阔,要争取做到海纳百川,无论老公说什么,你都愿意倾听,不鄙夷,不批判。

她说,我在努力做到。

我说,人有个惯性,就是爬到道德高地。

她说,前几天看了一篇文章,说把孩子当植物去养,整个人舒服多了,我现在的感悟是要把老公当儿子去倾听,就是无论他做了什么,我们首先对他都是无条件地爱,无条件地接受。

我说,是的。

她说,给我买不买礼物,我并不在意,但是愿不愿意跟我说话,我很在意,我跟我老公说,你别把我当媳妇,你泡妞也可以带上我,我是一个无条件爱你的脑残粉,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讲,我是你最好的朋友。

我说,他会更爱你的,不是因为你的“卑贱”,而是爱你的胸怀。

她说,他在崂山买了套房子,有个小院,现在每到周末我们就一家三口过去住,我们坐在院子里有说不完的话,所以我说一定要去见见懂懂,跟他讲讲我的心得。

我说,与我无关,是你自己开悟了。

她说,你写过一句话,你还记得不?是你送给一位女性朋友的一句话:再过三年,你就要成为巨星了,你准备好了吗?身材准备好了吗?灵魂准备好了吗?知识准备好了吗?我自己也是这么暗示自己的。

我说,应该还有一句,你这身材能穿着比基尼参加选美大赛吗?!

她说,我前几天还翻出了我刚去健身房时拍的照片,肚皮耷拉着,可丑了,那些年我是怎么想的?跟脑子进了糨糊似的。

我说,你现在比同龄人看起来年轻很多。

她说,哪有,也老的不像样了。

我说,你知道明星、企业家为什么普遍比同龄人年轻吗?因为他们内心有爱,有激情,而不是单纯用的化妆品好,你年轻也是因为有爱。

饭毕,她买单,准备回去。

她下午还要去参加家长会,我才看到,有司机同行,一辆丰田埃尔法。

待她走后,我联系了乌哥,我想把笔记本送给乌哥,毕竟是他的朋友,我拿了不合适,这就如同我们一行去南京,南京的朋友很热情,送了在座的每人一张加油卡,吃完饭,大家把加油卡又送给了我,因为他们觉得是懂懂的朋友,不是大家的朋友,没有资格拿。

乌哥不要。

乌哥说,我都很羡慕你,你能有这个层次的粉丝。

我说,看起来很有钱。

他说,不仅仅有钱。

没再多问……

在路上,谭姐给我发了条信息:其实,今天是我生日。

我说,祝你生日快乐。

我给发了666的转帐红包。

她没收。

我把笔记本拿给媳妇,媳妇查了查价格,然后挂到了闲鱼上,卖1万整,没开封的笔记本,第三天被连云港一个人买走了。

媳妇略生气地说,你说这些人怎么想的?送什么笔记本,直接给钱多好,省得麻烦。

前几天,拍卖公益晚餐的小马哥,他跟我谈起了创业史,他说自己的内心一直都有个声音,就是要请懂懂吃顿饭。

大约十年前,他看过懂懂一个演讲视频,里面懂懂提到了自己使用了一个二手的IBM笔记本,是带旋转屏幕的,当时还没有IPAD这个概念,这个就是非常前卫的,可以直接用笔在屏幕上写字,卖2万多块钱,我买的貌似不到2000元。

就是洋垃圾。

小马哥感觉看到了商机,就去找到了货源,然后在闲鱼上卖,后来逐步做大了,又延伸到了别的产业,慢慢发展起来了。

要不是因为这个笔记本,可能还在家养蚂蚱。

哈~

每个人都是自带能量场的,这种能量场在朋友之间存在,在夫妻间也存在,包括日常交谈也是如此,我最愁的一种交谈是什么?

就是对方是迷茫的。

他渴望我能点石成金。

那么,我压力就很大,他的情绪会蔓延到我身上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,而且我再努力,也怕他接收不到,那么就会略痛苦。

我在思考,夫妻之间是不是也是如此?

就是一方是迷茫的,另外一方自然会被动焦虑,应该也是如此,例如我媳妇在家待着时,我总是有意见,我写了她,她觉得我黑了她,然后她再跟我吵架,我再写,她再吵……

形成了恶性循环。

文章成了我唯一的发泄出口,因为我不敢正面交锋。

现在好了很多,她做花,不管赚不赚钱,至少是有焦点的,有了自己的世界,情绪依赖才是最可怕的。

上周,公益晚餐来了位姑娘。

本地的。

开男装店的。

她说,我拿到捐款发票时,感觉沉甸甸的,第一次做好事,回家要装裱起来,挂起来。

我说,可以的,我把复印件都贴在墙上了,我的目标是贴满。

她问,我能否针对我目前现有的业务增加公益成分呢?例如买一件衣服可以捐款多少。

我说,意义不大。

她问,为什么?

我说,己未度,非要度人,那是伪君子,做公益是需要一个节点,是你人生到了这个阶段自然能听到召唤,若是没有听到召唤就去做,那么最终都会扭曲的。

她问,你听到召唤了吗?

我说,隐约听到了,我觉得过去的自己是无法做公益的,因为我会对这些钱动心,我现在就不会,所以我觉得我已经具备做公益的成熟度了,就是能做到不拿不占,为什么我不自己去亲历亲为的使用这些善款呢?因为我觉得虽然我心到了,但是可能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依然有杂念,干脆不要经手,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。

她说,理论上,红十字会不是贪的更厉害吗?

我说,之前我写过一个观点,红十字会就是肯德基,我们总觉得小餐馆比肯德基干净,其实错了,肯德基比我们去的饭店干净多了,甚至比我们自己家的厨房还干净,你可以去微博看看,个人公益基金基本上都是乱象横生,多数都经受不起推敲,存在利益输送问题,例如想捐给西部1000台电脑,那么找谁采购?发票怎么开,具体成交价多少,都是存在猫腻的,所以我们应该相信大品牌。

她问,我写文章,能成名吗?

我说,这个要看你的“愿”,就是你看的是眼前还是未来?若是三五年,我觉得很难,若是你的计划是写30年,那么今天的这些知名大 V,都不会是你的竞争对手,因为他们都是短跑选手。

她问,怎么理解这个“愿”?

我说,就是你内心最强烈的声音,而且是带有霸气的,君临天下,王者归来,就是我未来就是这个领域的王者。

她问,你的领域是哪个?

我说,我不建议学我,因为我是杂家式写法,就是什么都写,这种写法适合我这种性格,我属于多变型的,就是对什么都很感兴趣,什么都喜欢研究,那么什么题材都可以去尝试,若是你也这么定位,会对你要求很高,因为你要全面专业,不仅仅对车专业,对心理也要专业,对健身也要专业,对地理,对历史,对投资,对生活,对管理,方方面面,这是非常难的,若你真的想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,我的建议是聚焦到某一个领域,先学习,先接纳,再去甄别,最终提出自己的理论体系,再去输出。

她问,你觉得我能行吗?

我说,感性上,觉得行,理性上,非常难,你要这么想,写文章能吸引人真的是靠写吗?不是,要么贩卖的思想,要么贩卖的见识,写只是工具而已,你生活在这个小地方,很难具备超越众人的思想或者见识,相反,文章里会有大量的局限性,成不了名。

她问,你不也是吗?

我说,我眼里的县城和你眼里的县城不是一个概念了,就是我只是生活在这里,但是我内心一直都是卫星模式,可以俯视整个地球的。

她说,那你给我个建议。

我说,我给你的建议很简单,你比我小10岁,很年轻,你可以先设置一个结婚点,30岁结婚,那么你有7年的时间去飞速提升,就是倘若你现在去谈恋爱,结婚,你只能找个本地很普通的人,对不?

她说,是的。

我说,若是给自己七年时间,你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要采取多线程式发展,健身、旅游、学习、审美、事业,不要追求快,就拉长到七年,这样你才能有节奏感,否则都是三分钟热度,想起来健身可能连续折磨自己一周,然后放弃了,不要这样,整个生活状态一定是放松的,例如你完全可以去学一门乐器,倘若你每周去学两节钢琴,七年后你可能都能达到演奏级……

她问,那赚钱呢?

我说,一切的矛盾点都在这里,年轻是最好的成长期,但是大家过早的踏入社会,着急养活自己,结果把自己埋在了工作里,放弃了成长,也不是放弃,是没办法,必须向生活妥协,这其实是一个胆识问题,还是那个“愿”的问题,只要你想,钱总会有的,例如你真的考上了硕士,然后再去读博士,你没钱,我都愿意无偿提供给你,这就是“愿”给我的感召力,你知道什么样的和尚最容易修起寺院吗?就是他内心有这个愿,虽然他没钱,但是他一定能实现,因为他的“愿”可以感染无数人。

她问,你看我行吗?

我说,这个问题需要问你自己。

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,我总是给比我年轻的人类似的建议,意思是你一定要成为一个领域的王者,不要轻易的“认了”,但是,最终结果往往是涛声依旧。

究其根本,还是“愿”的问题。

没有成为王者的愿,自然就没有那个气场,也没有那个动力,前几年我推心置腹地跟日照一个朋友这么谈过,他也很有激情,后来创业失败了,又去考了公务员,他现在动不动批判我一顿,意思是我鄙视工薪阶层,他要反驳我。

怎么反驳?

夫妻俩都是公务员的,无论收入还是地位,难道不是一座城市的中上层吗?!

这话有毛病吗?

没有,至少在山东是如此。

例如夫妻俩很努力,俩人拿到手的8000元,在没有房贷车贷的前提下,每个月开支2000元,存6000元,不用15年就可以存100万,也很不错。

我没有鄙视的意思,有,也是你内心的自我映射。

我只是讲述了人生的另外一种可能,当然这玩意也是讲究天赋的。

毕竟,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~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