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污蔑

2016年06月20日6320百度已收录

那时,我还吃肉,也喝酒。

晚上,抑郁了,想喝酒,喊腚疼,就在他家门口找了一个烧烤摊,这家烧烤摊一看就比较正规,是一家大酒店在门口自营的。

老板在。

我问,这肉没问题吧?

他说,绝对没问题,你看看。

为什么这么问呢?

因为,北方的烧烤,多是假肉,你以为是羊肉,其实是鸭肉、狐狸肉、貂肉,而且这个现象非常的普遍,包括火锅肉,你去市场买肉,人家就会问你,要真的还是假的,还是半真半假的,价格差别非常大。

从这家店的规模而言,他是没有售假的必要,容易砸了自家招牌。

我特意嘱咐,不放辣椒。

结果?

第一、放了辣椒。

第二、没烤熟。

这些还能忍受,我不是一点辣椒不吃,只是怕辣而已,没烤熟也不是多大的问题,让他重新烤一下就可以了。

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

这不是羊肉,一尝就知道了,是用羊油泡过的鸭肉,两者纤维不同……

没怎么吃。

走的时候,老板问怎么不吃?

我说,吃饱来的。

他说,那有点浪费了,要不打包?

我说,不用了。

结帐走了……

在整个餐饮街,他家的位置最好,装修也一流,但是生意越来越惨淡,老板为什么没有思考一下这是为什么呢?

而最东头的那家店,位置最偏,生意却好得出奇,占了整个餐饮街95%的生意,平时我们每天都要在东边吃两顿,为了结帐方便,我直接办了充值卡,最初办了3000元,后来大家陆续帮着往里充,干脆就成了定点饭店。

就一点,菜干净,味道好!

我算是本地的职业吃货,因为每天都要接待,而且一桌动辄十多人,为了吃,跨县、跨市,例如我们去的山洞餐厅,跨县,要翻过N座山,接近90分钟的路程,要说奇葩,这个餐厅最奇葩,开在深山里,也不靠近旅游景点,而且还处于两县之间,这样的店有生意吗?

有!

不说天天爆满也差不多,甚至有江苏的客人跑来。

他家饭菜好吃?

60
分左右,只能说不难吃。

那为什么大家还喜欢来呢?

我个人认为它家的特色就是路远,沿途的风景非常好,有去拉萨的感觉,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,而且路上几乎没有车辆,我们每次去都能遇到车震的,风景好,人少,车少,自然就想震了。

我喜欢在路上聊天的感觉。

山洞餐厅,听起来是蛮神奇的,在山洞里面吃饭,但是我从来没在里面吃过,我喜欢在外面吃,我觉得里面太潮了,太冷了,有一股发霉的味道。

大家来了,喜欢进去拍拍照,发发朋友圈。

不过,我觉得这种饭店还是蛮冒险的,有赌的成分,万一开了没人来呢?另外需要熬,熬上三五年,慢慢把口碑做起来,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餐厅?

球友带我们去的。

我又带着别人去的。

就这么慢慢蔓延开了……

我带大家来这里吃饭,是方便大家装B,拍照发朋友圈的,离这家店不远,还有一家店,那更奇葩,没有招牌,甚至没有路,在一个半山腰上,特色是红烧羊排,每天也是爆满。

为什么?

好吃!

我们本地还有一家店,做韩国烧烤的,装修的也蛮有味道,韩国风,进门要先脱鞋,一个女生开的,我们第一次去吃,直接免了单,她认识我儿子。

那我们需要继续支持她的事业呀!

她家的特色是烤五花肉,给你切好了,让你自己放在锅里烤,我觉得这肉有点味道,但是也不好意思说,多尴尬。

那晚,大家都拉肚子了。

从那,再也没去过。

她在微信上问我,为什么不来吃饭了?

我不知道是应该告诉她实话呢,还是撒个谎呢?

类似的故事,还发生过两次,一次是我们去吃红烧兔子,在餐饮街,也是蛮牛B的一家店,不过客人不多,整个大厅就我们三个人。

我们一吃,发现兔子有味道。

喊服务员。

服务员把厨师喊来了。

厨师问能否尝一下?

他尝了,说没变味。

那就啥也别说了,没法辩论了,我们认了。

从那以后,这家店也被我们PASS掉了,我一直在想,老板为什么没有大一点的格局呢?东西坏了就扔了,何必再上给客人呢?

反过来一想,我们自己家的肉,不都是臭了再吃吗?例如农村过年割了肉,要一直放,一直放,一直到了有了味道才舍得吃,咋可能扔掉呢?

老板跟我一样,是农村出来的?

然后,就产生了恶性循环,越这样,越没人,东西越卖不出去。

这些店倒闭,我一点都不心疼,我觉得应该倒闭,市场是具有净化功能的,优者胜出,劣者淘汰,是好事。

有一家店的衰败,我觉得太可惜了。

本地有家炒鸡店,算是鼻祖级的,临沂是全国最喜欢吃鸡的城市,老板是做炒鸡培训的,类似非物质文化遗产性质的大师。

他家店,位置非常好。

以前,真是要排队,桌子要摆到马路上……

我经常带着大家去他家吃鸡,我们关系也不错,一来二去就熟悉了,我总能订到房间,就是没有房间了,他也会想办法帮我倒腾个。

有段时间,这里修路,停电了两天。

为了去吃鸡,真是翻山越岭绕来绕去,那天,我觉得鸡有股味道,但是也没太在意,就翻过去了,没怎么吃,但是我内心深处给他投了否定票,再也没去过。

有次,在街上遇到了,他问我,为什么不去了?

我说了实话。

他说,那次停电,冰箱里有100多只鸡,可能存在这个问题。

也就是说,他至少卖出去了100份臭鸡。

如今,我路过他的店,几乎没有客人了,这东西口碑传播速度太快了,大家都去了另外一家,他哥哥的店。

换位思考一下,谁也不舍得把100多只鸡扔了,1万多块钱呢!

这样的问题是很常见的,前段时间在球馆遇到了本地一家牛排店的老板,她问我她家的牛排咋样?

我说,那鱼变味了。

她说,鱼,很少有点的。

我明白她的意思了,没人点,从而一直都放在冰箱里,时间久了,肯定会变味……

从那以后,我就没再去过,主要是我这个人朝三暮四,很少固定在一家饭店吃饭,吃上半个月,基本上就吃腻了,再重新选择。

为什么我这么挑剔?有个很大的原因,我对肉超级敏感,有一点点味道我就能闻出来,所以,我每次问大家,这肉是不是有点问题?大家都摇头,没尝出来。

我家隔壁开了一家水果店,超贵,我过去转一圈,一般就买个58的果盘,我自己一会就吃了,我们自己家的水果几乎是无限量供应的,可是我媳妇、我儿子依然去他家店,充了4000块钱,败光了。

他家水果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

好吃,新鲜。

笑笑在这边住的时候,每天至少贡献给他家100块钱,后来为了节制咋办?不去了,让他送,否则去了店里,一选又多了。

真的这么恐怖吗?

真的!

我带着教练过去,教练决定跟本地一个女球友合伙开一家,那个女球友蛮自信的,认为自己一定能打败……

我跟她讲,这个事,我倒愿意帮忙,前提是听我的。

怎么听?

第一、进货渠道必须畅通,产地直发。

第二、卖不了就扔。

可能吗?

她满口答应,但是真做水果了,她就知道,这不可能,因为不舍得,想喷点水,第二天再卖。

你糊弄消费者,消费者就糊弄你。

为了测试市场,她弄了一批蓝莓,让我们去试吃……

我们全部投了否定票。

为嘛?

太业余了!

产地跟产地也不同,她选的蓝莓就是本地人自己种的,这些蓝莓太业余,应该选择联想农业的,选择大品牌的,口感、个头差别都太大了。

我咋知道的?

我不是眼睛受伤了嘛,他们都给我送蓝莓,陆续就有了对比,例如前几天芳芳摘过来十多箱,那蓝莓就非常好吃,应该是农科大搞的科研基地。

每个老板的初心都是好的,但是一旦市场没有打开局面,那么自然就产生了滞销,总不能真的扔掉吧?

于是,进入了恶性循环。

老板明白这些道理不?

都明白,但是明白和做到有很大的距离,坚守原则的前提是有钱,谁都想把自己的腰带扎得紧一点,为什么女大学生为了借几千块钱就拍裸照?

没钱!

人没钱的时候,什么事都能干出来。

前几天,来了一个东北的读者,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他是保险公司的,他那边有个骗保的例子,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母亲骗保,又杀了自己的妻子,都是用毒药毒死的……

这个事,讲的有些夸张,我半信半疑。

他走后,我特意搜了一下,发现还是真事:一男子为50万杀母杀妻,手段极其残忍。

人在极端困难的时候,容易迸发人性的恶。

人在极端权贵的时候,也容易迸发人性的恶。

前些日子,我在读溥仪传记,你可以看看,那些柔弱的女子也在争权力,每个女人都有垂帘听政的欲望,甚至想跟武则天一样直接上位。

我们之所以没有那么恶,原因很简单,我们生活得很平庸,既不是那么困难,也不是那么权贵。

好事!

以前,我爹是村办企业的厂长,企业越做越好,那么就有人想私有化,那需要先弹劾我爹,怎么弹劾?

编故事。

有影没影的故事,印了传单挨家挨户的塞到门缝里。

我们知道是谁写的不?

肯定知道。

那时,我总觉得我爹太软弱,也不解释,也不反驳,在换届的时候辞职了,我知道他不甘心,但是他这个人性格就是如此,不愿意多说一句,认了。

想污蔑一个人,太简单了。

而且,人们普遍认识是啥?

你当领导,肯定贪污,肯定有情人,肯定……

我了解我爹,你说吃点喝点拿点这个有不?肯定有,有人送来鸡蛋,你肯定要收下吧?有人送来酒,有人送来烟,这都是正常的礼尚往来。

那么,就有人会夸大,说谁谁送了一头猪,谁谁送了1000块钱,谁谁半夜跑到我们家。

别人想,肯定是真的。

你解释和不解释,都一样。

王哥的店被人黑了,媒体给曝光了,他非常的委屈,反复地解释,去跟报纸老大拍了桌子:你扼杀了一个真正用良心做生意的人。

王哥说的对吗?

对!他的确是个良心商人!

对不起,人家不听这些,就是想搞你,你要想明白这些,一篇报道损失了1000多万,生意惨淡,你喝酒发疯有用吗?

没用!

而是要反思,是不是我们哪里的确做得不够好?是不是我们内心修行不够?人家肯德基每天都被刁难为什么也没垮台?

人家内心强大?人家产品过硬?人家经受得起推敲?

咱家为什么被人抓住了漏洞?

说明,咱还不行,这是好事,要提醒我们改正!

一个人要变得强大,必然要遭受无数次污蔑,有些可能是捕风捉影,有些可能半真半假,有些可能是凭空捏造,这些你都要接着,假如你是范冰冰,你能接受你为恒大老板流产的新闻吗?

例如最近的吴亦凡,这些都是有人在搞他,目标明确,就是搞臭。

怎么对待?

有,改。

无,勉。

前几年,我常驻济南,媳妇偶尔半夜给我打电话,我总觉得不对劲,咋了?我回家一问,媳妇说有人给她写信了,说自己怀孕了,让她抓紧让位,要么给钱……

有鼻子有眼。

媳妇审问我,是不是真的?

媳妇肯定是当真了,因为那明显就是一个女人写给另一个女人的战书。

我解释,她肯定认为我是掩饰。

我说,你可以约她见个面呀,这样不是问题都解决了吗?何必咱窝里斗呢?我说是真的你也不信,我说是假的你也不信。

那两年,她总是自称得了抑郁症,就是被这些事搞的,但是也是好事,可以锤炼她的内心承受力。

以后类似的事还会出现不?

当然!

我们村通铁路,我们提前两年就知道了消息,因为天天有人在这边探勘,村民自然就获取了风声,大家都开始了疯狂的建设,争取赔偿……

来了个商人,他直接收地,每亩给1万元,他只要地上附着物的赔偿款,土地赔偿依然属于村民所有。

大家觉得这个数额也蛮大了,就陆续有人承包给了他。

村长也在努力地帮他跑,游说村民同意。

他沿铁路规划线承包了100来亩。

钱是什么时候赔给大家呢?

他先付3000/亩的定金。

他搞的什么项目呢?民俗别墅,圈了起来,说是搞个生态农场,搞农业旅游的,大家都明白咋回事,就是骗补贴的,里面盖不少房子,而且房子正好在铁路规划线上……

在征地的前一年,政府下了文件,要求清理违章建筑,他这些就属于清理的范畴,上面也派了驻村干部到我们村,给村长的命令是:要么拆了,要么下台。

村长,带人给拆了。

这个人以前在辽宁这么搞过,说是搞了600来万,所以大家都比较迷信他,搞了生态园以后,沿线冒出了一大片违章建筑,都学他。

上面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拆!若不是村民们跟风,他应该是能得手的,因为他搞的有鼻子有眼的,还真的拿到了生态园的批复手续,还注册了农业公司。

拆的时候,村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冲突,租地给这个老板的都不允许拆,拆了就等于丢了钱。

最终,还是拆了。

这个老板开始了反扑……

写材料举报村里领导贪污,说收了他多少钱,搞了多少女人,卖了多少土地,还把山东台的记者搞来了,一搜就能搜到。

他反映的事是真的吗?

从他的角度而言,他反映的事都是真实的,他投资了100多万,被村里莫名其妙给破坏了。

理由是什么?

村长看中那块地了。

老百姓都知道咋回事,但是现在的舆论是什么走向?村长是个恶霸,村里人人都怕他……

实际上呢?

村长在村里口碑特别好,满意度应该创历史新高,有学问,有远见的小伙子,大家都夸他,咋可能是恶霸呢?

但是,这个黑锅,他必须背上,甚至要丢掉乌纱帽。

没办法,谁让他摊上了呢!

骗补贴的时候,你都觉得这个游戏有些奇葩,征地的人都知道这些村民是恶意骗赔的,但是他们也认,沿途家家户户盖大棚,搞果树,养鸡养鸭,打上N个井,临时栽上十年树龄的果树,那时我天天在田野里骑行,看到这个场景,我总觉得怪,这就是明显的耍无赖骗钱,可是人家就是给,你说有意思不?我爹为什么总是声讨这些村民?因为我家的地没有被征用,我爹生气,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!

有时,我在想一个问题,陈道明真的那么好吗?

按照网络上的说法,他是个完美的男人,可是,我却不这么认为,因为这一切都是舆论导向,并非是真实的他。

有天,说他吸毒,我一点都不惊讶!

例如,周杰真的那么坏吗?

他们的好与坏,其实都是媒体告诉我们的,我们谁也没接触过真实的他们,是好?是坏?是保守?是淫荡?

我们都不知道。

媒体说他们淫荡,我们就认为他们淫荡。

我们属于被操纵的群体,媒体引导我们骂谁,我们就骂谁,媒体引导我们爱谁,我们就爱谁,甚至把他的头像挂在家里,唱歌赞美他……

我们本地有个朋友,两口子吵架了,都喜欢找我倾诉,听老婆倾诉一下,发现这男人真不是个玩意,听老公倾诉一下,这老婆真不是个东西。

每个人都是无辜的,而且都有道理。

听完每个人的描述,我们都立刻站在了他的立场。

这种感觉什么时候最明显?

旁听审判时。

你觉得审判席上的每个人都应该无罪释放,因为他是无辜的,就如同我那个师弟,我越听越觉得无辜,他不就是个小秘书吗,他能懂啥?

午饭时,律师跟我讲,能被抓进来的,就不会无辜。

律师问我:你觉得他真的不知道这是违法交易?

我想了想,对,他应该什么都知道,只是装不知道而已。

每个人遭受污蔑的时候,都会习惯性反击,这是最初的反应,往后,就会出现什么情况?你污蔑你的,我走我的,我们越走越远,自然我就听不到你的声音了。

例如,我在这里大声地骂范冰冰一顿,她能听到吗?

听不到。

这是最可悲的事,就是我们骂人家,人家都不知道我们是谁,甚至压根听不到。

什么是好生意?

能有回头客的,就是好生意。

我们本地有四家球馆,有天球友喊我们去莒县打球,莒县属于日照,我们去了球馆一看,球馆真的不错,非常的干净,而且地板弹性不错。

我们本地虽然有四家球馆,但是基本上都是水泥地的,对身体伤害非常大,打一段时间膝盖就受不了。

而且普遍比较脏。

看人家的球馆,真是好,太好了。

当时我就在想,假如这家球馆在我们当地,就是年卡1500元,我也会办,我们本地的年卡多少钱?理论上600块钱,其实400元就能办到,当然还可以更便宜,因为经常搞联赛,联赛就发年卡,有很多人转让,我甚至不花钱都能要到年卡。

为了打球,我们算是跨了市,一对比,回来后不想打球了,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
看人家的管理,看人家的运营,真是好。

在想,为什么本地没有出现这么一家球馆呢?

后来,我们隔几天就跑到莒县打一场,跟老板也混熟了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板两口子太热情了,跟你聊天就一个感觉,如沐春风,也难怪他们生意好。

我问,开球馆这几年,有什么收获?

老板娘说,认识大半个莒县,去哪都有熟人。

我甚至在想,假如一个人是做传统生意的,开这么一家球馆,那生意还了得嘛,例如是干装修的,能接多少业务呀!

这么一家球馆,要投资100多万,我觉得三四年就能回本,当然不是靠卖年卡,主要是靠广告收入,什么广告?

一、馆内广告。

二、比赛赞助。

我们去考察过江苏那边一个县级市的联赛广告,一场联赛的广告费就能达到20万,这些都可以算作球馆的收入。

他们的策略是每家企业不拉多,就赞助个50001万元,但是拉的赞助多,球员们也帮着拉赞助,拉了赞助分一半给球员……

有时,我特别想开一家球馆,只要有人能帮着找到地,我自己建一个就可以了,我可以建的比莒县的标准更高,年卡我不卖600,而卖2000元,觉得贵别来,我自己玩就是了,但是我可以搞联赛,例如每季度搞一次,我可以去拉广告,我自己拉就行,上次我们球队参加联赛,我还拉了7万多的赞助,前天刚把联赛打完,没有获得名次,晚上我回家,媳妇问我,打赢了吗?

我说,差一点点就赢了,只输了四个球。

是真的差一点就赢了,男双搭档出差了,我带着腚疼上的,我本身是病号,灯光太刺眼,对方一起高球我就看不到球了,腚疼一共才学了一个月,对方是比较专业的老球员,我们没落下风,这不是相当于差点赢了吗?

教练没在,他在的话,会惊讶我们的表现。

笑笑单打差点干掉了超级高手,全场可热闹了,只要笑笑得分,全场欢呼,在嘲笑高手的表现,咋这么业余呢?

当然,都是男人之间的调侃。

其实,我是真心鼓励大家去学学羽毛球的,相当于人脉中转站,能认识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人,大家打完比赛会一起吃饭,认识的不认识的,都认识了。

什么输了赢了,无所谓。

赢了不就是发个塑料奖杯吗?

我们也有,提前早跟馆长打好招呼了,无论如何,帮我们做个,鼓励鼓励我们这群年轻人,反正要找个理由给我们发个奖,上上电视,不是说电视台要播吗?

打球,认识了很多人,也产生了一些小合作,我认为收获是比较大的,当然也失去了很多,例如我失去了迷人的眼神。

一个球馆,大家还想来第二次,那么这个球馆一定越来越火,其实价格真无所谓,相比济南而言,已经太便宜了,济南是每小时20元,我们这里是每天1块钱。

就是再贵点又如何呢?

腚疼放弃羽毛球市场了,笑笑把这个市场拣起来了,在不断地买球,测试球,解剖球,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淘宝上卖的球,多是摇摆球。

什么是摇摆球?

属于羽毛球里的次品,就是飞行不稳定,球头与飞行轨迹不一致……

怪不得我们去无为参观羽毛球厂时,技术人员说,网上的羽毛球不能信,因为这些摇摆球都供货到电商渠道了。

好球,可能出厂是50/筒,同款的摇摆球呢?

10
/筒。

而且,从外观上看不出来。

要想把羽毛球市场做起来,必须要做到一点:大家用过以后,还会买第二次。

笑笑很可能会把这个事做起来,因为他真心痴迷于羽毛球,在莒县打球时,老板问他打了多久,他说学了不到三个月,老板认为他胡说八道。

其实,他真的只学了这么久。

是真的用心了。

还有另外一个男人,他也痴迷于羽毛球,他购买了“羽毛球”这个公众帐号,有过百万的订阅,推出了自己的羽毛球品牌,他基本上做到了一点,就是回头率,我们现在用的球就是他家的,非常好。

但是,我觉得也存在瑕疵,就是出厂把关不严格,细节做的不够完美,例如有些球,球标都贴歪了。

应该是他找工厂代工的,自己没有做最后一个环节的测试。

大品牌也全部是代工的,例如李宁、尤尼克斯也是在无为那边代工的,但是有一点不同,这些球发到这些品牌商手里时,他们有自己的测试团队,要对球进行风洞测试,测试它的球速、稳定性,一旦不合格,直接退回。

确保每个球都是稳定的。

我跟笑笑说,做好羽毛球市场,要做好两点:

第一、要做好球,高性价比的。

第二、要做好势,要让热爱羽毛球的群体知道你。

所以,焦点应该聚焦到了一点,你做点什么事,能让大家都知道你?做采访?做事件?做旅行?做比赛?做冠名?做……

做具有回头客的生意,一句说起来很简单的话。

做到,太难,太难。

上一篇: 什么都变了

下一篇: 婊里如一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