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生活随笔 » 懂懂日记

人生百态

2017年04月28日4842百度已收录

早上6点,起床写文章。

手机报警,提示有人进入办公区,我打开视频一看,一个男人在那里左右张望,带着行李箱,看样子是找我的,只是咋这么早?

他应该是找不到门了,为什么?

我在门上贴上了:美容美体、男士止步。

简单一收拾,我就去了办公室,一问是不是找我的?

说,是,只是你怎么知道的?

我说,监控看到的。

进门,烧水,泡茶,男人略紧张,无论是说话还是长相,一看就是山东人,五大三粗,应该有19

为了缓和情绪:以前打篮球的?

他说,没,没,没,没打过。

我问,找我啥事?

他说,没啥事,就是过来坐坐,咱俩是校友。

我问,哪个学校?

他说,我是曲师化学系的,2000级的。

我说,那是师哥。

他说,读书时我就关注你。

我说,咋可能呢?

他说,校园论坛上。

我说,那时我还不叫懂懂。

他说,我知道,那时你好色,还写过校园爱情小说。

我说,你可能认错人了。

他说,没认错。

我说,我那时都不知道女人是干嘛的。

他噗嗤笑了。

从他的衣着打扮看,不是很得志,这不是很符合曲师的毕业生,曲师毕业的,至少也要教高中吧?教了十多年,怎么不混个一官半职?我姐也是这个时间段毕业的,她都已经是高级教师了,还当个小官。

若是稍微努力一点的曲师毕业生,至少要考个研究生吧?怎么不教大学?

我问,你没教书?

他说,教了三年。

我问,考了公务员?

他说,没考上。

我问,现在干什么?

他说,给人打工。

我问,零工?

他说,也不是打工,反正就是做业务。

我问,直销?

他说,干过,没赚到钱。

我问,媳妇是做什么的?

他说,离婚了。

我说,一点都不像曲师的学生。

他说,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我们俩是校友。

我问,现在一年能赚多少钱?

他说,四五万吧。

我问,有房子了没?

他说,卖了。

我问,因为做直销?

他说,不完全是,因为离婚吧,当时我们背着饥荒(方言,欠着债)。

我说,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找我啥事,说吧。

他说,我从XX那里买了个软件,但是没赚到钱。

我问,多少钱?

他说,15

我问,做什么的软件?

他说,微信自动吸粉的。

我说,这跟永动机不是一个原理吗?

他说,是。

我问,你靠它卖什么?

他说,防脱发。

我说,你自己头发都快掉光了。

他说,就是因为我自己深受其苦,所以才知道这个市场巨大。

我问,你卖的药有效果吗?

他说,绝对有效,我给你看客户反馈。

我问,你自己的呢?

他说,每个人体质不同。

我问,需要我怎么帮?

他说,我想退款,你能否帮我提提,你们俩关系这么好。

我问,你们怎么认识的?

他说,我主动加的他,在你QQ空间认识的。

我问,你有没有跟他协商过?

他说,没有,他在QQ上不怎么搭理我了。

我问,打过电话没?

他说,没有。

我说,协商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。

他问,怎么协商?

我说,你可以去找他呀!

他说,我不怕你笑话,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。(山东人,去你那里就是出远门了?)

我说,可以挑战一下自己,对不?男人嘛,四海为家,走出去,别怕,你能跑到这里来,不就已经是迈了一大步吗?

他问,我能不能打个电话给他,说我是你的同学?

我说,你随意吧。

他说,我实在没辙了,那软件最初每天能吸引30来个粉丝,后来就被封了,完全是骗局。

我问,他卖的多不?

他说,三四十个是有,每天都在晒又有谁付款了,你自己看看他的朋友圈。

我说,他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个事。

他问,真的?

我说,我说句话你未必信,别说这些偶尔来的朋友,就是天天在我身边的这些小伙伴,他们做事做决策也不会告诉我的,每个人都在自己玩自己的,你真以为我什么都知道?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他说,我不信。

我说,你不信是另外一回事。

他问,你能不能帮我提一提?

我说,他既然不想给你退款,就不会看我面子,因为给你退了,就要给别人退,就会有链锁反应,面子是有砝码的,而且我不能干涉这样的事,越俎代庖了。

他说,那就等于这些钱给了你,虽然你没拿到。

我说,你这么说,我也没办法。

他说,我也知道我这个人性格短板,就是太犹豫。

我说,遇到问题,积极解决问题,我说句话不知道会不会伤到你的心,我们是成年人,成年人是不会被教坏的,也不会被骗的,出了问题,我们一定是问题的源泉,包括我自己也会反思我在这件事上的过失。

他说,我也知道不应该找你。

我问,你是哪一年的?

他说,79年。

我问,当初为什么辞职?

他说,就觉得教书没前途,一眼能看到老,又有什么意思呢?那时很流行陈安之的课程,只要在网上申请就免费送,观看完了以后,若是满意就付998元,我就申请了一份。

我问,付款没?

他说,没。

我说,他就没指望你付款。

坐了一会,走了,略失望,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,只是我在想,想起自己的同学,多是春风得意,自己会不会有失落感?会不会反思为什么?

这么多年,咋折腾成了这样?

但是,这些话我不能直接说,他来本身就是一肚子气,我再这么说,他觉得我在冷嘲热讽,有一刀捅死我的心。

一切都是有缘由的。

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

其实,我很喜欢听各类,各式各样的故事,幸福的、悲伤的,但是现在这些故事越来越少了,因为我办公室人越来越多,每天坐在茶桌旁的就一群,来者即便有故事,也不会讲的。

那天,来了个姑娘,很犹豫。

一看就是心里有事,家是隔壁县城的,说希望我能帮她爸写篇文章,悼念一下,她爸是车祸身亡。

我懂了,她以为我是记者。

我说,我写不了。

她说,我愿意出钱。

我问,出多少钱?

她说,你说吧,不超过三万我都可以接受。

我说,我真写不了,不完全是钱的问题,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区域,关公会耍大刀,但是未必会切菜,懂不?

她问,那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?

我说,愿意。

她说,不能录音。

我说,我不做那种事。

她爸是镇上卖化肥的,收入也不错,一年能赚个七八万,她有个哥哥,哥哥很争气,先是在上海读书,后来去了香港,现在在丹麦定居。

爸爸被一辆小轿车撞了,住了一个多月院,去世了。

她原本在上海工作,回来了。

妈妈想改嫁,问闺女,闺女死活不同意,认为这是背叛爱情,我爸才死几天呀?你就想改嫁?

妈妈的意思是赔偿金她不要,只想改嫁。

她妈问儿子。

儿子支持。

我问,你爸去世,你哥回来没?

她说,没有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就是回不来。

我问,你为此恨你哥吗?

她说,谈不上,我是理解的,我妈也不让他回来。

我说,你的叔叔大爷们肯定不同。

她说,是的。

我问,你什么学历?

她说,高中。

我问,毕业吗?

她说,没有。

我问,你在上海做什么?

她说,外贸。

我问,为什么找到我?

她说,同学推荐的。

我问,赔了你爸多少钱?

她说,加上他自己的保险,90多万吧。

我问,怎么分的?

她说,我妈改嫁了,晚上偷着跑的。

我问,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

她说,知道大体方向,因为有人说我妈以前就跟那男的在一起过,那男的是包工头,经常在我们这边包工程。

我问,户口呢?

她说,应该没登记。

我问,你结婚了吗?

她说,没有,谈过,分了,我父母不同意,他家是江西的。

我问,这些钱,你存起来了吗?

她说,撞我爸的那个人其实是酒驾,在银行上班,还是个领导,撞了以后就提出私了,最初我们家不同意,后来中间有人说合,也就答应了,我们同意私了以后,就把他放了,他几乎每天都去医院看我父亲。

我说,你们有感情了。

她说,谈不上吧,只是觉得原谅他了,不是那么恨了。

我问,睡过吗?

她问,你跟人聊天都这么直接吗?

我说,只是怕你不好意思提。

她说,我不想谈这些。

我说,我知道答案了。

她说,你根本不知道,你脑子里装的啥啊?

我问,后来呢?

她说,我们县城那边刚开了一个楼盘,他让我过去买沿街。

我说,然后租给银行。

她问,你咋知道的?

我说,这是最高明的玩法,合同一签就是N年,而且银行不会轻易搬的。

她说,还好吧,回本也要15年。

我说,回报率已经够高了,现在一般的门面房,收回成本至少要25~30年。

她说,每次我走到那里,都仿佛我爸在那里卖化肥。

我说,恍惚感。

她说,对,我爸走得太突然了。

我问,你妈以前表现如何?

她说,她一直都是很善良的家庭主妇,刚开始我是蛮意外的,现在没了那种恨,也能理解,她还年轻,比我爸小8岁。

我问,让我写文章悼念你爸的原因是什么?

她说,就是我想他了。

我说,借用别人送我的一句话,死亡是另外一种存在,他没死,也许就活在你身边。

她说,说这些都没用,他死了就是死了。

我问,你跟银行的那个人联系密切吗?

她说,现在联系的少了,他有家庭。

我问,现在交新男朋友了吗?

她说,我很想出家,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状态吗?就是家破人亡,我总觉得像梦一样。

能感觉她整个人是消极的,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一场车祸,从一个幸福的家庭到了孤儿,一无所有了。

有次,来了一个土老板,做砖机的,所谓的砖机就是造砖的机器,全国都很有名,他的故事就有些戏剧性了。

他这个人很老实,甚至有些木。

长的还算不错,五官比较端正,只是黑了点,常年日晒的缘故,读过技校,有特长,什么特长?

JJ


据说全班都比过,他第三长。

多长呢?

家用手电筒,这个不是夸张,因为我们一起泡过温泉,总感觉他下面盘着一条巨龙。

别看人家有实力,不过基本不泡妞,结婚后,只碰过媳妇。

他说的,我都信。

很真诚的一个人。

有次,来了个南方客户,晚上想出去潇洒潇洒,因为单比较大,不陪也不合适,就去了,过去也这么陪过,但是基本上都只是跟小姐聊聊天,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起身走人了,这种事他真的能做出来,因为他这个人比较传统,比较木。

属于很木讷类型的,不像生意人。

这次,他第一次跟小姐在一起了,他觉得这个姑娘真好,让人心疼,你咋能干这个呢?不行,我要把你拯救出去。

这个姑娘,是学幼教的,老家是河北的,也算是运气好,遇到了这么一个好人,那么这个姑娘现在是什么状态呢?

从幼师到了班主任,后来成了园长,他在背后一手运作的,现在这女的也已经45岁左右了,我特意在网上找了一下她的照片,让他辨认,是她吗?

他说,是。

我问,这20年的时间里,你们关系都很好吗?

他说,或远或近吧,我只是帮着铺了路,她自己的确有那个能力。

我问,现在她结婚了吗?

他说,早结婚了,孩子都上大学了。

我说,你是一日值千金。

他说,当年我就是看她做这个,心疼。

这个故事,我一直都没写过,我总觉得有夸张的成分,大家都知道是逢场作戏,咋可能当真呢?

后来,我经常去一家店洗脚、按摩。

时间久了,我发现我对里面的一个姑娘也产生了感情,到了什么程度呢?若是别人给我洗的,她都会自己在偷偷地哭泣,她在里面属于花魁系列,就是点的人最多的,但是她总希望我能提前去,耐心地等着她。

我曾经试探过她:你去我那里上班,有兴趣吗?

她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

我说,可以泡茶呀,也可以做一些接待工作呀,也可以做一些文职呀,都可以。

她们都是没有名字的,只有编号,不允许跟客户有联系,不能留电话,不能留微信,但是她还是冒着被开除的风险联系上我了,她去前台查询了我会员卡里的联系电话,确定应该是微信号,加上了。

在现实中见面时,我坚信她对我动了情。

在微信中聊天时,我总觉得她不止我一个。

我就有了恍惚感,一会觉得她是真的喜欢我,一会觉得她只是逢场作戏,但是我又急忙地反驳了自己:不,她跟她们不一样!

我很擅长跟人聊天,几句话就能让对方打开心扉,这里面有个技师很胖,老家是河南安阳的,我一这么写,有读者急忙就反驳我:又黑我们大河南。

还真不是,我们这里十个技师里,八个河南的,一个东北的,一个本地的,基本上就是这个比例,我还真不是瞎说,另外我跟她们相处的都很好,就跟朋友似的,最近两年的时间里,因为我身体不好,每周都去做两次理疗,那里所有人都认识我。

因为常年有男人跟她们开玩笑,各类黄色玩笑,她们也都麻木了,无所谓,你能说她们就能对,这也是我心疼那个技师的缘故,这么优秀的姑娘,还读过高中,颜值不输网红,为什么干这个呢?

她们也愿意给我讲故事。

有次,胖大姐给我按的,聊着聊着下流了,她问我有好看的视频没?我说我媳妇一天翻我手机十多次,我没有。

她有。

不是视频,而是音频,一听声音就是她。

我问,那男的是谁?

她说,我们这里的一个技师,我男朋友。

我问,是真的男朋友?

她说,是真的,证都领了。

这个男的老家是五莲的,待业青年,据说家里特别穷,娶不上媳妇,90后,大姐是75年的,俩人就网恋了,网恋以后大姐就喊他过来学手艺,俩人就都在这里上班了。

大姐家里还有俩孩子。

即便如此,小伙也不嫌弃,结婚了,后来我问过小伙,就是为什么娶这么大年龄的?

他说,我正好不想生孩子。

我问,是不想生还是生不了?

他说,生不了。

我问,检查过?

他说,是的,染色体的问题。

这家店是非常正规的,管理很规范,服务也很好,本地多数都是不正规的,装修的很豪华,技师穿的跟从东莞回来的一般。

年后,听说胖大姐不干了,自己出去开店去了。

我怎么知道的呢?

大姐总是拉店里的姐妹去她的店里上班,给出的工资更高,待遇更好,而且也更自由,不需要每天都必须住在店里。

大姐干的啥业务?

叫柔情系列。

有被拉下水的技师吗?

有!

使我想起了莫言写的《红床》,最初可能就是洗脚,后来按背,再后来可能就是柔情系列了,女孩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把腿分开了。

最初很坚决,后来觉得也无所谓,不就是摸两把吗?又不少块肉,多赚钱,谁不干?

这个胖大姐,胸巨大,我们给起了一个绰号叫奶牛,为了捉弄腚疼,我们每次去了都给腚疼点她。

一来二去,俩人有了感情,一个喊老公,一个喊老婆。

我以为是开玩笑。

有天,我诈了腚疼一句:你有奶牛的微信。

他问,你咋知道的?

一个女人,能为了你,冒着被开除的风险把微信号给你,这是真爱,腚疼应该不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女人,年龄大了,肚子也大。

有天,我们都喝多了,去按脚。

腚疼挨着房间敲门,喃喃自语:奶牛呢?

以前,我写过,带团时,什么都不用说,只要把一群人关到一个商场里时间足够长,他们早晚都会购物的,我每次带团都提前给大家打预防针,大家也都答应:我们就是来玩的,什么都不买。

结果呢?

都买了。

同样的道理,只要有男人,有女人,有机会近距离接触,无论阶层差距有多大,就很容易摩擦出火花,爱上洗脚妹、夜店公主都是很正常的。

微商里有个大咖,她是卖服装的,也不搞代理,也不搞加盟,就是纯粹的网红,自己穿衣服,自己拍视频,就这么卖,一件衣服都是天价,她是去各地实体店试穿,包括去欧洲,去日本。

她以前做过车模、平面模特。

我也深度地采访过她,问了很多很隐私的话题,例如这个圈子乱不乱?应该说,赵四那点事都不叫事,你们知道夜场驻唱的那些歌手吧?他们都不缺粉丝,想睡一喊能喊一大把,应该说赵四是踩到炸弹了。

理论上,粉丝是最听话的,绝对不会闹的,这个之所以闹了,一方面可能是被钓鱼了,一方面可能是做得太过分了。

通过这个小模特,我知道了很多过去不知道的东西,例如她们也服用一些药丸,据说不是很上瘾,一个月才爽一次,每次服用了,感觉就像水库决口一样。

我问了她一个问题:大学生玩这个的多吗?

她说,很多。

我问了她一些很极端的问题,例如是不是吃了药会搞PARTY之类的,她属于嘴上很色的那种:下次喊着你。

人是环境产物,真有人想让你吸毒,其实很容易。

后来,她的故事没有按照既定轨道走,应该说继续做模特,继续做网红,继续直播卖货,不是挺好吗?

后来,莫名其妙谈恋爱了,结婚了,生娃了。

她喜欢旅行,嫁给了一个有情怀的男子,这个男人在西藏开客栈,同时做租车业务,男人比她大16岁,俩人相处得还是蛮不错的,这中间还有过别的故事,就是她跟一个网络大咖也谈过恋爱,同居过一段时间,后来就没动静了,我再看到她出来晒,就已经是晒娃了。

我觉得,以后没交集了。

前些日子,我卖书,她下单了,但是发货时被告之,顺丰发西藏是没有陆运的,必须空运,运费100多。

那我就亏本了。

我不想给她发了,就问能不能等她回内地的时候再给她?

她问,是因为运费太贵?

我说,哈,这你都知道,是的。

她转给了我100元,我没收,但是依然给发顺丰走了……

我想把路虎卫士托运到西藏,问问他们俩能否帮我接一下?她让老公联系了我,老公很豪爽,在电话里笑得特别爽朗。

我们俩就聊了聊租车业务。

我问他,当年能回本不?

他说,回不了,至少两年。

我问,霸道好还是陆巡好?

他说,这要看你的客户群体喜欢什么?我们这里租霸道,一天1200~1600元。

我问,带司机吗?

他说,可带可不带。

我说,那花50万买辆LC76放在这里就是了。

他说,若是挂靠租车公司,赚不了这么多,但是自己接单又存在一个问题,万一接不到单咋办?还有就是手续问题,车子出租时保险是不生效的。

我问,客户是不是是最重要的?

他说,什么行业都是如此,所以不能说西藏租车好做,也不能说不好做,我们是有了近20年的积累,所以做得相对比较顺手。

我问,西藏你跑遍了吧?

他说,没有,西藏太大了,我们走的还是比较传统的线路,真正探险类的,他们都是自己的车子,另外我们也不愿意把车子租给他们。

受他启发,我曾经有过两个想法,一是买辆GL8,租给炮神,让他开着,每次带5个人进藏,每年做四次,每次线路不同。

平时不做拉萨线路做什么?设计好线路,例如环驾中国,让车子按部就班地行走就行了,总有人会上车的,至少自己也跟着开阔视野。

但是我又想到了风险,胆子太小,放弃了。

还有就是我想买个厢式货车,便宜一点的可以选全顺,贵一点的可以选奔驰凌特,平时就租给腚疼他们去签书,他们每次签书运费都要接近1000元,而且运输途中损伤率蛮高的,能赚点钱,也都送给物流了,每本书的物流成本1~2元。

后来想了想,算了,术业有专攻,人家玩得转的游戏,咱未必玩得转。

timg.jpg

上一篇: 恐惧

下一篇: 嗨,上车!

评论列表2条评论
威客系统
威客系统回复 要是当初坚持一下该多好啊
大圣
大圣回复 坚持就是胜利!
发表评论
微信